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6.10

书名: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19-06-10 13:39:03

  
看着霍峻俨然一副不给答案别想离开的架势, 秦可只能无奈地说:
“你让我再考虑一下。”
霍峻一丝停顿不见:“可以, 多久?”
秦可:“……”
秦可:“一个月?”
霍峻嘴角一勾,点头。
秦可刚要松口气,就听点头的少年说:“一顿午餐的时间, 不能再多了。”
秦可:“…………”

  秦可心想一顿午餐就一顿午餐吧,她还能在回去的路上好好想想。然后秦可就发现,这顿午餐也是被安排在别墅里的。
“……”
两分钟后, 秦可哭笑不得地坐在了别墅一楼的餐厅里。
她正对面就是换了身休闲衣服的霍峻。

  “中午是西餐。”中年女人, 也就是别墅里的管家顾琴温和地给秦可介绍, “上次重楼少爷听说秦可小姐更偏向法式西餐, 特意从四九城请来了家里的一位大厨。秦可小姐可以尝尝是否合口味。”
“……”
秦可微怔了下,意外地望向霍峻。

  受顾琴对霍峻的称呼的提醒,她又想起了前世――那时候住在四九城的别墅里, 霍重楼却从来不与她一同用餐。
而且他也不许别人和她一起。
秦可很清楚地记得,自己曾经邀请那时候霍重楼安排给自己的一个生活助理同桌用餐,然而在第二天, 那个可爱的刚毕业的小女生就满脸眼泪地被霍重楼赶了出去……

  秦可意识回拢,心里轻叹了声气。
她突然觉着, 比起前世,能这样和和乐乐地一起面对面吃一顿饭, 好像还是件不错的事情。

  秦可走神的工夫,第一道开胃菜已经被别墅里的佣人端上了桌。
开胃菜是常见的煎鹅肝, 鹅肝的口感和火候都非常适中,量也极少。
注意到霍峻是与自己相同的开胃菜, 秦可有点意外。
“你不是不喜欢鹅肝……?”
“。”
餐桌对面,刚微皱起眉的霍峻眼皮一抬,须臾后他低笑了声,看着秦可:“你怎么知道?”
“……”
秦可说完就后悔了。
一定是因为被顾琴勾起了前世回忆,所以她才不自觉地把那时候霍重楼的习惯和偏好都记到了霍峻身上。
――
她印象清楚,当初霍景言告诉过她,鹅肝是霍重楼非常厌恶的餐类之一,也恰巧,是秦可最喜欢的开胃菜。

  秦可心里心虚,面上却没有太多变化,她只拿起新擦拭好的刀叉,轻切开鹅肝,同时再自然不过地说:
“霍老师告诉我的。”

  “他盯得可真细致。”
霍峻轻嗤了声,不疑有他。

  秦可:“…………”
霍老师对不起。

  “因为你喜欢。”

  “?”秦可一愣,下意识抬头看向霍峻,“什么……”

  霍峻拿叉子轻抵住一块切下来的小块鹅肝。
“你喜欢的东西,我也想试着喜欢。”

  秦可怔住。
好久之后她低下头去,安静无声地用起餐,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开胃菜用完,佣人换上一副新的汤匙刀叉,第二道汤菜便被端上了桌。
之前的问卷里问及过,秦可表露自己不喜欢奶油,故而摆在她面前的不同于霍峻那里的奶油蘑菇汤,而是一道普罗旺斯海鲜汤,莹润适度的虾红铺满了盛汤的草帽盘碟凹处。掌勺的大厨显然是位非常专业且有格调的,草帽盘圈纹边沿也点缀着精致的摆盘效果。
而在餐桌正中,也摆下一碟切成薄片的餐前面包。

  “海鲜汤是这位大厨的拿手汤菜,你可以试一下,不喜欢就换别的。”霍峻说道。
秦可点头,“看起来还不错。”
“……”

  等之后的主菜也用完,看佣人们撤走餐具,霍峻垂眼看向秦可。
像是随手从天外摘来了一句:
“考虑得怎么样了?”
“……”
秦可差点被自己呛着。

  几十秒后,秦可放下擦过嘴角的餐巾,安静开口:
“我可以留在别墅里。”

  霍峻眸里一闪,诸般情绪掠过去。
片刻后,他还是没有压住那一声笑,“虽然知道你后面应该还有一句‘但是’,但是,我也很高兴。”

  “……”秦可无奈地看他,“但是,合同里规定的之后的那笔钱,我不能再收了。”

  霍峻:“为什么?”

  “玲玲根本不需要辅导,她的基础和成绩一丁点问题都没有――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霍峻没有否认,只轻扬了下眉尾。
“精益求精?”

  秦可:“……”
秦可:“就算精益求精,那我能做的也就微乎其微,所以我完全没办法心安理得地拿那笔薪酬――明知只是你找个借口要给我的钱。”

  霍峻轻皱了下眉。
“你现在已经搬出家里――我猜秦家也不会给你承担开支,那你想怎么做?”

  秦可心里轻叹。
须臾后,她抬眸,眼神认真而澄澈,“霍峻,我承认我被你打动、开始喜欢你了,但是即便我真的爱上了你,我仍旧不希望自己失去自由。”
“……”
霍峻没作声,垂眼看着她。
秦可:“所以我需要有自己的空间、有自己考虑和决定的权利――我希望这是你能给我的。”
霍峻还是没有开口。
秦可只得妥协地退了“半步”。

  “真的决定好之后,我会告诉你的。”
“……”
“霍峻。”
“……”少年终于还是有些不甘愿却又不得已地转开视线,重复了她的话,“决定好之后,告诉我。”

  秦可微微弯下眼角。
“嗯,我答应你了。”

  *

  周二,体育课。
沿着操场的塑胶跑道最外圈溜达着,顾心晴在听到秦可的一句话后,惊讶地停住了身:
“哎?可可你真要联系那个人?”
秦可点头:“我确实有这个打算。”
顾心晴:“……可是为什么啊?你不是都已经找到了家教的工作,而且那薪酬给的那么高,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秦可无奈,“是啊,天上掉馅饼,怎么就没落到别人那儿,只落在我自己身上了?”
“……”
顾心晴眨了眨眼,敏感地感觉到秦可这话里有话,想了两秒她没忍住直接发问:“怎么了,那工作有什么猫腻吗?可那天我陪你去,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呀。”
秦可沉默几秒。
几秒后她轻叹声,抬头对上顾心晴的目光,实话实说:“那份家教工作的雇主,其实是霍峻。”
顾心晴:“??”
顾心晴:“…………”

  两人之间的安静诡异地持续了许久,顾心晴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霍峻学长对你还真是……一往情深啊。说起来这件事还是我在中间牵线的,但可可你相信我,我绝对是一丁点都不知情的!”
“我知道。”
秦可朝顾心晴轻笑了下,又无奈地说:“只不过他想做的事情,总是能做到的,即便没有你这一环对他也一样。”
“……”
见秦可确实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顾心晴松了口气,随即又问:“那可可你准备怎么办?那份家教工作,就不做了吗?”
秦可:“明知道是他随便找了个借口给我钱,还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件事我实在做不到。现在来看,再找家教工作也确实有难度,所以刚刚和你说过,我昨天就已经开始考虑联系那个经纪人工作室的事情了。”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顾心晴点了点头,又笑道:“不过,可可你也别灰心啊,虽然家教这条路断了,但是说不定你走经纪人这条路,以后还能成为一个大明星呢!”
顾心晴骄傲地一挺胸:
“到那时候,我可就是大明星的闺蜜了!”
“哪有那么简单?”
秦可好笑地看着她。
顾心晴也不理,一边冲秦可嘻嘻嘻地傻笑,一边给秦可描述自己脑海里勾画的“大明星”未来。

  秦可原本是打算这个周末便主动联系那个经纪人工作室的,只是她却没想到,在这之前,一个巧合打乱了她的计划。
那天是周五下午,最后两节是自习课,秦可作为高一精英班的班长,责无旁贷地负责自习课纪律。
高一班里的学生多数时候十分有自觉性――这天下午却是个例外,不知道谁从哪里听到了什么小道消息,一直到临近上课学生们的讨论热情度还极高。

  “你们听说了吗,我们省电视台有个节目要来我们学校里选人哎。”
“真的假的?”
“不可能吧,我们就是一个普通的私立高中――别说其他城市,乾城里就有一所艺术高中,他们选人也是去那种学校选啊。”
“真的!我姨夫就是市电视台的,我还专门跟他确认过的。”“那为什么来我们学校选啊?”
“咱学校毕竟是省里的重点高中了,虽然说排名靠后,但来我们这儿选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理解的事情吧?”
“他们可是办节目,又不是办考试。”
“那你可真错了,我听说这档节目的核心立意就是围绕学神学霸的。”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我也想到了。”
“你们是说班长啊?论成绩她确实不错,可……可也没确定就是找学神学霸吧,说不定是依照别的呢?”
“得了吧,你就是嫉妒――可惜,就算是按照才艺或者脸蛋,秦可班长照样是中选可能最大的。”
“…………”

  某句大实话一出,兴奋讨论的学生们登时都被泼了一头冷水,讪讪地转回去继续埋桌学习去了。

  而教室的最前桌。
竖着耳朵“偷听”完他们议论的顾心晴笑得捂着嘴转回来,压低了声音。
“小可,他们刚刚说了什么,你听见没?”
秦可无奈地瞥她,“学校的传闻里十个有九个半是假的――这你也信?”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
顾心晴喜笑颜开的,一副要被推举去参加节目的人是她似的模样。
“……”

  秦可正还想劝顾心晴有这幻想的时间不如多看会儿课本,就突然听见教室前门被人轻轻叩响了。
一张陌生的脸孔探进头,在安静的教室里出声:“请问你们班秦可同学在吗?”
“…………”

  刚议论完的学生们,目光十分复杂地看向第一排的位置。
顾心晴一懵之后,兴奋得连连撞秦可的手肘――
“来了来了!可可快上!可可加油!”

  秦可无奈地抽回手,站起身往外走。
到了教室外,秦可随手关上了身后的门,然后才问门口的人:“你好,我就是秦可。”

  “秦可同学,吴清越老师让你这节课去他办公室一趟,他有事情要找你说。”
“……”

  说完以后,对方就转身离开了。
而秦可在原地愣了几秒。
原本对于同学们的议论和猜测,秦可是并不相信的。

  可此时,从军训月结束之后就没有和她有过交集的吴清越老师突然让人来找她去办公室,难道真是……
秦可心里一动。
如果能通过学校这边参加什么节目的话,那应当是比她主动联系经纪人工作室的方法的风险性小很多的。
而且,就算这条路不通,也丝毫不会影响她继续回头走经纪人工作室那边的路子。

  这样简单一想,秦可没有再犹豫,快步向着楼下走去。

  ……

  秦可到吴清越办公室内的时候,对方看起来已经等她好一会儿了。

  “吴老师。”
进门之前,秦可就没有犹豫地先恭敬打了一声招呼。

  听见动静的吴清越正抬起头,一看见秦可,就露出了一点淡淡的笑。
“秦可过来了?进来吧。”

  秦可应声走进来。

  吴清越:“坐下吧。”

  “……谢谢老师。”秦可犹豫了下,还是依言在吴清越办公桌对面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我找你过来,是有件事想问问你的意思。”
吴清越手里拿着的薄薄纸张在空里一抖伸平,他抬眼看向秦可,刚想说什么,突然又笑了。
“你是不是其实已经猜到了?”

  “……”
正好奇地看着那张A4纸的秦可闻言一愣,随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在路上胡乱猜了点。”

  “嗯,猜了什么?”

  “……”秦可犹豫了下,索性坦言,“来之前听见班里同学在议论,说省电视台有个节目,似乎有人来我们学校想挑选学生。”

  吴清越笑意加深,“你瞧瞧你们这几届学生啊,一个个学习能力未必有多好,但是这个情报能力,我看没让他们生在以前的谍|报|机|关,那真是屈才了。”

  秦可顺着笑笑。
同时她眼神微动――从这个难得的玩笑就看得出来,吴清越此时的心情应该是很不错的。

  吴清越此时又问:“那你还听到什么别的了吗?”

  秦可摇头。
“没有,只听说过这一小部分。”停顿了下,她诚实地说:“其实本来我是不相信的,直到老师您让人去找我。”

  “你一直机灵。”吴清越心情很好地笑了笑,他把手里的那张薄纸递到了秦可面前,“他们说的确实不错,省电视台是有一档新的节目要开办。这档节目名字暂定为【学霸秀】,当然,这只是它的一个噱头,本质上还是一档娱乐性的综艺节目,无论在嘉宾还是节目立意上,定位都没有多高,我找业内的朋友问过,他们是准备捧几位各家公司的新人。”

  秦可拿过纸张,还没等看,听到这里就疑惑地抬头。
“那这跟我们这些普通高中的学生好像没什么关系?”

  “不。”
吴清越摇了摇头,笑道:
“你还是太年轻――秦可,你要知道,就算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有暗门和捷径可寻,就算这些不公平的东西都是提供给其他可能并没有什么能力的人――但一定有例外。”
“?”
秦可没听懂这话,疑惑地看着吴清越,“您的意思是……?”

  吴清越索性点破了:
“如果十个职位里,有八个甚至九个,是靠关系或者资源和捷径进来的,那至少就有一个甚至更多个,是完全靠能力进去的。”

  秦可若有所思。

  吴清越:“因为不管是这档节目还是别的什么机构、组织,他们要维持运营,要让这些靠资源和捷径进来的‘草包’们不至于败坏和搞垮了他们的心血,那就必须有真正有能力的新人来撑起。”

  秦可恍然。
“所以他们才……”

  吴清越点头,“所以他们需要真正有能力的学生――比如你。”
秦可微怔了下,随即有点不好意思:“老师,您就别这样捧我了,我哪里有那样以一当十的能力。”

  “你当然有,可别妄自菲薄。”吴清越笑了笑,“因为在这档节目里,它要的能力是综合能力――你有让节目里那些各经纪公司的新人无法望你项背的成绩和知识量,更有不逊色于他们任何人的相貌资本,还有舞蹈这项艺术特长加分――你的综合能力,至少在这档节目的需求里,就是可以以一当十的。”

  “……”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吴清越又笑起来,这次他的笑容变得有些自恃,“你知道真正会成功的,是哪部分人吗?”

  秦可:“不是您说的最有能力的那部分?”

  “当然是。只不过是在他们之中。”吴清越没有再卖关子,“应该是那部分,个体十分优秀杰出,自己身边又恰好有那么一点人脉和关系的。”

  “……”
秦可目光一闪,“老师您是说――”

  吴清越笑了,手指敲了敲桌面。
“刚巧,这档节目的策划人之一,跟我是多年老友――也是因为这层关系,他才会找到我们学校这里的。”

  秦可恍然大悟。
――
难怪,省电视台的节目,却突然跑到小小一座乾城的私立中学来选人。前世秦嫣那样看重吴清越老师的这条人脉网络,果然是有她的眼光的。

  吴清越:“我那位老友最近也是为选这个人选愁破了脑袋,我便从他那里要来了这个名额――我准备举荐你上去,所以今天叫你来,就是想问问你的意思。”
他一顿,又说:“当然,学业上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我专门为你问过了――这档节目一般只在周末录制,绝对不会耽误你正常的上课和学习生活。”
“你家里的具体情况,我多少也了解到了,这档节目还能给嘉宾提供不菲的薪酬――你和那些签了经纪公司、还没出道只能拿点‘零花钱’的艺人新人不同,这笔钱你全额拿,老师不会有半点污墨。”
“所以秦可,你意下如何?”

  秦可面上露出笑。
“有这样的机会我当然很想尝试,谢谢吴老师!”
她停了下,又迟疑地是说:“只是,这样是不是会让您欠您的那位朋友一个人情?”

  “这你放心。”
吴清越笑了下。
“这件事情,虽说名额是在他向我提及时我主动索要的――但说到底,这是件互帮互助的,你和那些艺人新人不一样,秦可,真正决定你能上这档节目的,其实正是我刚刚所说的你自己的能力――我的举荐反而只是其次。他给了我一个名额,而我给了他一个完美的人选,互利共赢,何乐而不为?又哪有什么谁欠谁人情的说法呢?”

  秦可听完,点了点头,但很快又摇头:“吴老师,我知道这次机会很难得――您的举荐才是最重要的,毕竟没有了您的牵线,就算我再有能力,对方可能也根本看不到我。所以我知道您为我做了很多,我会铭记在心的。”

  吴清越难得怔了下,随即笑着点头,“秦可,你是个既聪明、又优秀、还很有心的孩子,你以后一定会做出成绩的。”
他说完,示意了下刚才地给秦可的那张A4纸。
“那是他们节目选人的报名单,只在内部有少数几张,他们会对你们进行筛选,但你很稳,这只是走个流程,你不必担心――填完之后,就按照那上面的要求进行投递,电子版和纸质版记得都要。”

  “好的。”
秦可轻吸了口气,用力地点了点头。

  “谢谢吴老师,我一定会珍惜这次机会、不会让你失望的。”
吴清越笑着颔首。
“我期待你的表现,更期待你的未来,秦可。”

10265 3576393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5_3576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