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6.12

书名: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19-06-12 12:38:02

  
周六一早, 秦可被霍峻的司机送去了乾城的机场。
昨晚费尽心思, 秦可才终于说服霍峻同意自己去省城参加节目录制,故而等她收拾完第二天的背包再淋浴后已经是半夜,闹得秦可此时只能顶着有点昏沉的头脑踏上了行程。

  节目组为秦可订好的经济舱机票被霍峻执意升舱到头等舱, 故而秦可得以从VIP专属处安检进航站楼,又从头等舱的专用登机通道上了飞机。
到飞机起飞前,秦可还收到了执意同行然被拒绝的霍峻的信息, 看着上面那条【落地通知我】的简短消息, 无奈地回了一句【好】, 秦可便开了飞行模式。
飞机起飞后, 从态度十分亲和的空乘小姐那里谢绝了饮品,只要了一条薄毛毯的秦可拉上了遮光板,便安然睡了过去。

  ……

  或许是机长的驾驶技术十分高超, 秦可丝毫没有感受到飞机降落或者落地时的颠簸――她是被空乘小姐温柔的声音喊醒的。
揉着睡了一觉后不但没有什么缓和反而更加昏沉的脑袋,秦可慢慢坐直身。
她看了一眼飞行模式的手机。
――
无法相信但不得不接受的是,她真的就这么睡了三个小时。
秦可苦笑了下。

  头等舱是有专门的接机和送机服务的。在乾城时有霍峻在, 自然免了接机,而到了省城, 原本节目组有专门安排来接秦可的车,但受霍峻“遥控”安排, 秦可最后还是只能乖乖地坐上机场送机的专用车,去到了节目组提前为参加节目的嘉宾订好的酒店。
下机之后, 秦可跟节目组负责自己的联系人通报了一声后,就打电话给霍峻。

  电话刚接起。
对面少年的呼吸声有些略微急促, “到了?”话声的尾音还勾染一点缓沉的喘|息。
“……”
想起昨晚自己耳边那声低哑的“秦秦”,秦可脸颊上没来由地涌起点烫意,她转回头看向车外,望着飞快掠过视野又消失在余光里的风景,女孩儿很轻地“嗯”了一声。
“刚到。你在做什么?”
“格斗训练。”
随着时间推移,电话对面霍峻的呼吸慢慢平复下来。
秦可隐约听见他和旁边的人说了句“暂停”,之后似乎便走过一段距离,拿起水瓶喝了几口水。
秦可有点意外,“怎么突然练这个?”
“一直都有,只不过一直避着你。”
“?”
“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优美艺术,你可能会不喜欢。”
“……”
想起前世在学校后巷,看到的那个白衬衫上染了梅花一样的血痕的少年侧眼望来时的惊艳,回忆起那似乎灼烫了空气的温度,秦可声音低低的:
“没有。”
“嗯?”
“没有不喜欢。”女孩儿眼神里的光轻轻地晃,“还……挺帅的。”
“……”
对面默然半晌,响起一声愉悦的低笑。

  被电话里传来的笑声揶揄得脸颊都红烫,秦可心里微微泛起点恼。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嘴巴不受控,把心里的想法给吐露出来了。
她找了个借口挂断电话,又平复了很久才慢慢淡下那种赧然的感觉去。

  等再回神时,她也已经到了酒店楼下了。
因为只有两天的录制,秦可没有带什么多余的行李,只背了个底部及腰的旅行包,装了些换洗衣服,便独身下了车。
刚到酒店门外,她就被旁边一个看起来二十三四岁模样的年轻女孩儿拉住了。
“你就是秦可吧?”
“?”
秦可本能一愣,停住脚步,“你是……?”
“我是《学霸秀》节目的工作人员,”那个女生一边跟她挥了挥手里的照片,一边笑着道:“听说你没要节目组的车接,是自己过来的,我只能靠着这个在这等你。”
“啊,这样……”
见秦可仍是有点茫然地看着自己,那女生眨了眨眼,反应过来,一拍脑门:“瞧我,都忘了跟你自我介绍了――我是乔楠,你叫我楠姐就好。之前负责联系你的应该跟你说过了吧?你是嘉宾里唯一一个特殊的纯素人,别的嘉宾都有经纪人或者助理跟着安排和应对各种情况,你就只能有我了――这一整季的节目录制过程中,不管有什么事情,你都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呀。”
“……”
秦可被对方诙谐的语气逗得莞尔,闻言笑着点头:
“那之后就要麻烦楠姐了。”
“嘿,麻烦什么,这不是我的工作嘛。”
两人说着话,进到酒店内。
乔楠带着秦可办理了入住手续后,就领秦可直奔房间,一路上跟她交代一点注意情况。
到了房间内,临分别前,乔楠突然拉住了门,“差点又忘了。”
“……”转过身去放背包的秦可不得不转回来,看向自己这个貌似有点健忘的负责人,“怎么了楠姐?”
乔楠:“因为这次嘉宾都是新人,彼此也不算认识,节目组准备安排你们今天中午见个面吃个饭,一起认识熟络一下――这样下午开始录制也不会太尴尬。”

  秦可看了一眼腕表,“今天中午?”
“嗯,你再稍微休息一会儿,到时候我上来接你――要是实在抽不开身,我也会把时间地点发到你手机上的。”
“好。谢谢楠姐。”
“别客气啦,趁还有时间,赶紧休息会儿吧。”
“……”

  两人说完,乔楠就转身出了门。
秦可原本想冲个澡,奈何算了一下时间可能不太够,只得作罢,她把自己扔进沙发椅里,揉着昏昏沉沉的太阳穴开始休息。

  半睡半醒地过了半个多小时,秦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找回神智后,她连忙起身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正是乔楠。
“我这儿接到导演组那边通知了,让你们到楼下餐厅包房里,你……”乔楠终于注意到秦可的眼神朦胧,愣了一下后笑道:“你这是刚睡醒?”
秦可有点不好意思。
“楠姐,你先进来坐一下,我洗把脸就出来。”
“嗯,也不用着急。”

  秦可含混地应了一声,便转身进了洗手间。
就着酒店温凉的水洗过脸,又拿起自己之前挂上的自带的毛巾擦了,秦可放下毛巾便走出来。
“我好了楠姐,可以出发了。”
“…………”
门外刚拿起手机的乔楠一懵,瞪大了眼睛看向秦可,过了好几秒才震惊地问:“你、你都不化妆或者抹点护肤?”
秦可更茫然地看她。
两人对视几秒,秦可摇了摇头。

  看着女孩儿那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乔楠长长地叹了口气。
“也对,我都忘了,你资料上才十六岁多点吧?年轻真好啊……”

  秦可哭笑不得,也不好接话。
乔楠领秦可去了楼下餐厅,到门外时她停住了。“只是个简单的见面和午餐,你不要紧张啊。”乔楠说着看清了身后秦可的神情,却见女孩儿淡淡定定的,眼神也安静乖巧,哪有半点紧张的样子。
乔楠心里说这举荐进来的“台柱子”果然就是不一样,这心理素质哪像是个素人啊……
面上她没露什么,只笑笑。
“我看你说不定能挺适应我们这个圈子的,录制加油啊。”
感受出对方的善意,秦可点点头。
乔楠又说:“导演组那边还有事安排给我们,这顿午餐我们就不能陪你们了,只有几个常驻嘉宾,你进去就挨个认识了。”
“嗯。”

  和乔楠再次作别,秦可进到了餐厅的包厢里。
房间里此时还只有一个人,是个女生,长了一张五官不算精致却耐看的高级脸,身材比例协调又好看,此时正低着头坐在单人沙发里玩手机。
此时她听见声音,抬头,一见秦可却先愣在了那儿。
“你是走错了还是……?”

  刚想跟对方打招呼的秦可闻言有点意外,她眨了下眼,“这里不是《学霸秀》节目的……”
“是,”她话没说完,那个女生打断了她,“你也是来录制节目的嘉宾?”
“嗯。”秦可点头。
“奇怪,我怎么没见名单里有你……”对方嘀咕了两句后,直言问:“或者你是这周刚加进来的新人?”
“……”
想了想这个说法没有错点,秦可便顺势点头。
――
她此时脑袋有点昏沉,实在打不起精神跟对方解释一套来龙去脉。

  秦可走到这高级脸的旁边沙发坐下了。
秦可没有说话的欲望,这个看起来有点冷漠的高级脸却有着和外表截然不同的话痨属性。
几乎是秦可刚坐下,她就朝着秦可伸出指节很长的手:
“我是凌霜,你呢?”
“秦可。”秦可礼貌地轻握了一下对方的指尖,笑了笑。
“咦,还真是很新的新人,我连你的名字都完全没听过。”高级脸凌霜说。“到最后一周才被塞进来,你那公司效率不太行啊。”
“……”
秦可怔了下,这才发现对方竟然误会她也是圈里的新人了。
秦可本来想解释。只是她之前那两秒的沉默让凌霜以为是被自己戳到了痛点,她冲秦可皱了下眉,“对不起啊,我这人说话有点直,你别介意。”
秦可无奈:“没事。”
“既然你是新人,那你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唔,不太清楚。”秦可诚实摇头。
“那作为刚刚那句话的道歉,我给你提个醒,”凌霜朝秦可这边侧了下身体,声音音量也稍稍压低了,“我们嘉宾里有个叫齐甜的,你听说过她吗?”
“……”
秦可继续诚实地摇头。
凌霜用一种大概是怜悯的目光看了秦可一眼,“经纪人说圈子里我这种的就够傻了,你怎么比我还傻?”
秦可:“…………”
所幸凌霜没有让这个尴尬的沉默继续下去,她跳过这个话题,又说:“她是节目组里最不能得罪的,背后靠山大着呢。”
“……”
“……”
“……”
在大眼瞪小眼维持了许久之后,凌霜终于撑不住那张一直没什么表情的高级脸了,她哭丧着眼,“你怎么不往下问啊?”
秦可发出真诚的疑惑:“问什么?”
凌霜:“…………”
凌霜抹了一把脸,用一种“我服了”的眼神看了秦可一眼,幽幽地自己往下说:“知道为什么吗?”这次压根没有给秦可留下接茬的机会,凌霜自己续了话声,“因为她的金主是我们这次节目的投资人、而且是唯一投资人――那位可是从四九城来的,宋家的二少爷宋清卓,圈子里一等一的金大腿。”
秦可:“。”
这个名字她好像前世有点印象……
“其实换句话说,这档节目压根就是人家宋二少为了捧他的金丝雀,一掷千金办着玩的――人家是主角儿,我们都是伴搭儿。”
说完这句话,凌霜也直回身去,恢复了那副淡漠的高级脸。

  ……这哪像是伴搭儿的表情。
简直比主角都主角了。
秦可看了两秒,心里感慨。
果然,脸一直是一种极具欺骗性的东西啊。

  大约过了十分钟,节目组里其他嘉宾也陆续来了。
算上秦可,嘉宾一共有五位,三女两男。男生里一个叫顾云城,长相身材都属于十分有男人味的那种,沉默寡言,他作为第三个进到这房间里的人,一直到最后大家聚齐了,说的话也没超过三句。另一个男生是个英文名,July,笑起来也跟七月的阳光一样灿烂亮眼,长着张邻家弟弟似的娃娃脸,嘴角还有颗小虎牙。
至于女生里,高级脸凌霜自然不必说,最后一个大轴出场的就是齐甜――而且比在场所有人足足晚了至少十分钟。
足以彰显“主角儿”的地位了。

  只不过进来后,齐甜倒是捧着一张漂亮的笑脸,软着声儿给大家道歉,眼睛大大的,一副水灵灵又无辜的神色。
这神色在视线扫到秦可身上时,蓦地一顿,差点散了功。
――
跟其他人反应差不多。
显然秦可这个素人是后来加上的,节目组或者有意或者无意,还没有通知四个艺人新人。

  只不过秦可刚想完,就听见齐甜轻笑了声。
“我知道了,你一定就是节目组从乾城的那个重点高中挖来的真学霸吧?”
她这话一出,包括秦可在内,众人都愣了下。

  其余人自然是原本把秦可当成了艺人新人,如今听说只是个素人而惊了一下。
而秦可则是在这位的姗姗来迟后第二次见证了对方的特权:其余三位嘉宾都不知道的事情,齐甜却可以如数家珍。
果然,这个圈子里,资源的力量是强大的啊。

  “这……导演组还真给安排了高中生啊?”凌霜心直口快,最先感慨。
而从表情上看,其余两个男生显然也是差不多的内心反应――毕竟他们四个艺人新人,包括看起来年纪最小的July在内,也在前不久刚刚成年满18周岁了。这《学霸秀》上来了个真学霸,他们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表情。

  而齐甜因为早有消息,倒是反应最快。
她冲着秦可明媚地笑:“嗨呀,我听导演组说,是个成绩特别特别好的高一女生,中考就是是中考状元,高一第一学期的正式考试里都是年级第一,我就以为会看见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小妹妹呢――真没想到,你看起来就跟圈里的人没什么区别呀。”
“……”

  这番话里一句没提秦可的长相,却又字字都是冲着她的脸来的。

  而齐甜之前那一愣,显然就是因为――她设想了一个其貌不扬甚至有点丑的女学霸,又提前得知了凌霜这个对自己没什么威胁性的嘉宾,所以已经做好了惊艳节目组、常坐美人焦点宝座的准备,结果没想到一进门,却发现有个完全不亚于自己样貌的素人……
齐甜眼底笑意拧巴了下,最后还是掩饰过去,亲亲|热热地打着招呼坐到了四人之间。
离着更近的距离看到了秦可的精致五官和漂亮面孔,齐甜心里别扭了好长时间――早知道,她就该多吹吹宋清卓的枕边风,让那个挑选的学霸名额也从自己这里“把把关”才对。

  尽管心里后悔,但此时已经没什么办法了。齐甜只得压着笑,轻声软语地和桌上的人闲聊。

  秦可不动声色,很少回应对方的亲|热。
她不太喜欢齐甜。
倒不是因为凌霜那番话。或许更可能是……她总觉得齐甜看着人笑起来那副戴了面具似的模样,和秦嫣像极了的原因。

  屋里刚聊到没那么尴尬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导演组的一个人和扛着摄像机的几个小哥走了进来。
众人一懵。

  谁也没料到这突发情况。
毕竟,节目组给的“小剧本”上的流程里……它不是这么写的啊!
而此时,走在最前面的导演组的发言人就笑得十分欠打地开口了――
“惊喜惊喜,大家不要激动。是这样啊,下午就是我们《学霸秀》的第一期录制了,在那之前,要先给大家一个预热环节。”

  July看起来年龄最小,接梗却是最快的。他捂着心口佯作受惊:“你们这哪儿是惊喜,分明是惊吓嘛!哪有一句都不通知、就突然跑出来给我们预热的?”

  齐甜回神,也不甘示弱。
只不过她没装受惊,只是朝那导演组来的小哥眨了眨眼,“不过我有点好奇了哎,是什么预热?”

  “其实很简单啦。”导演组来的小哥笑嘻嘻。
“。”
秦可在心里补充,越是这样说的,就越表明不会简单到哪儿去。

  像是要验证秦可的说法,导演组这位小哥开口了。
“下午的录制里呢,在场每一位嘉宾都会被赋予一个新的身份――作为第一期录制,我们导演组决定给一个特权。”

  “什么特权?”
难得,凌霜开口问了。

  “优先挑选身份卡的特权――我们会做一个小游戏,然后让这个游戏里胜出的那一位,会在几个有身份暗示的线索内,获得挑选权。”

  凌霜不着痕迹地瞥了齐甜一眼,冷淡地问:“那其他人呢?”

  导演组小哥挠了挠头,“其他人就按原计划,把身份卡打乱,随机抽取了。”

  “……”
房间里安静两秒,齐甜笑着拍了下手,“这个我喜欢――所以是什么游戏啊?”

  导演组小哥闻言神秘地笑了笑。
“当然是十分符合我们节目组名称的游戏了。”

  房间里又一默。

  节目组名称是什么?
《学霸秀》。

  组里的四个艺人新人,心里突然浮起点不太好的预感。
他们的目光统一落向了秦可。
视线焦点的秦可正淡定地游魂物外――脑袋昏沉,太阳穴还一跳一跳地疼,她感觉现在自己已经快要进入一种超然物外的状态了。
反正结束录制她就能拿到薪酬。
至于表现……
她现在连镜头在哪儿都没精力看。
唔,一切随缘吧。

  在五位嘉宾各自的反应间,包厢的门已经再次打开,一个能滑动的小黑板被人推了进来。
停下后,导演组小哥笑着走过去。

  “这个游戏真的很简单。”
说着话,导演组小哥伸手,把那块小黑板翻了过来。
一堆汉字杂乱无章地排布在众人面前――

  【沙石嘉麻胡安永如净谢似乱笑山奔虏东谈南北君用海川为但四三】

  July挠了挠额角,小声问:“这是让我们标汉语拼音吗?”
“……”
刚要开口的导演组小哥顿时噎住了。
过了好几秒,他才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不是,这是一首诗,请你们把它复原。第一个做到的人,就能拿到那项选身份的特权。”

  一听这话,几个嘉宾都沉默了,连忙目不转睛地开始盯着那块小黑板看――既然这一节不在导演组提醒他们行程的小剧本里,那就说明完全看发挥。
而四个艺人新人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上这个节目的,当然不愿意放过这样轻松的出头机会。

  然而,两分钟后,四个艺人新人就强烈要求把这个“轻松”打上引号了。

  July最先哭丧下脸,对着镜头很有梗地开口:“对不起你们,我的小学语文老师初中语文老师高中语文老师――我把你们教给我的东西都忘了。”
旁边一直沉默寡言的顾云城对着自己手里乱涂乱画了一整张的纸,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显然赞同的情绪不言而喻。

  至于另一边,原本就面无表情的凌霜更加面无表情了。只不过她的目光在触及到旁边同样没有结果的齐甜后,心里就解气了很多的样子。
那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

  凌霜回头,充满期待地看向最角落、丝毫不像他们四个一样在意上镜率的女孩儿――
白纸一张。
凌霜:“?”
凌霜奇怪地抬头,然后就借着自己绝佳的地理优势,发现了……
小脸白皙的女孩儿,正借着镜头盲区――在打瞌睡。
凌霜:“………………”
凌霜:老子昨晚四点才睡,怎么都没困成这个熊样儿呢!

  而很不幸的,不只是凌霜发现了秦可好像快要睡过去的状态――
一直在观察着众人反应的齐甜也注意到了。
她原本就担心秦可给自己抢了风头而对秦可心有芥蒂,此时见对方这样明目张胆地在节目组眼皮底下偷懒,心里冷笑了声,面上就轻声笑着开口:
“呀,我抓到了一个偷懒的――秦可,你是不是特别胸有成竹啊,看你,都快睡过去了!”
“……”

  秦可当然不会在这样重要的录制现场睡过去,她只是脑袋实在昏沉得厉害,再加上房间里安安静静,预计这一段也会被导演组剪掉,所以她只想闭目休息一会儿。
然而在听见那甜美的女声后,秦可就知道自己消停不了了。
――
不只是这一秒,更也是这一期……甚至这一整季。

  怎么总是会被这样的“害虫”咬到身上呢?
秦可几乎都想反省一下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这么能招害虫了。

  心念电转间,秦可已经睁开了眼。
注意到镜头也被齐甜的话吸引过来,秦可淡淡一笑。
“不是。只是我不习惯在纸上写,更习惯心算。”

  听了这话,齐甜眼里掠过不屑的情绪――
什么心算,分明是给自己找借口。
从题板一上来,秦可看了连十秒都没有就闭上眼了!

  这样想着,齐甜面上却只露出甜甜的笑:“是吗?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那你心算出结果了?”
“……”

  秦可熟悉齐甜这样心胸狭隘的人的性格,就像她熟悉秦嫣一样。所以她很清楚,今天自己不震慑对方一下,对方是绝对不知道乖字怎么写的。
这样想着,秦可看向那张小黑板,盯了两秒,又转向小黑板旁边的导演组小哥:
“这道题其实有两种解法吧?”
小哥一愣,很是意外。
“你都看出来了?”

  秦可当仁不让,站起身走了过去,到黑板前才停下来。
女孩儿竖起一根手指,白皙的指尖在小黑板上轻划了下。
“最简单的是数学方法,既然说是一首诗,那很大可能就是五言或者七绝,按字数来看,一目了然――是一首七绝诗。”
秦可拿起粉笔,快速地在每一个字上方标号。
“1到28,假设他们不是随意打乱,那就有一个规律,最简单的无非就是逐字摘出。”
秦可一边说着,一边将28个字从1号开始,每四字一组顺序分成了7组。

  她这样说完,后面四人里已经有人惊呼了声――
“啊,好像能看出点什么来了。”开口的是July,只是说完以后他又奇怪地“咦”了一声,“不对啊。【沙胡净笑谈君为】?不成句嘛。”

  秦可无奈地笑,转身。
“倒着读――为君谈笑静胡沙。出自李白的《永王东巡歌(其二)》。”

  旁边导演组小哥提醒:“第一个写出或者背出全诗的人才算获胜哦。”

  秦可点头,走到旁边黑板空处,连看都没看那打破顺序的乱字,直接默写了全诗――

  《永王东巡歌(其二)》
(唐)李白
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
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净胡沙。

  后面的四个嘉宾里,除了齐甜以外的三人基本都已经直接放弃了,唯独齐甜还在努力按照秦可说的方法拼合――然而她对这首诗全然不识,自然不可能比得上秦可的熟练。
故而秦可结束时,她连完整的倒数第二句都没写出啦。
齐甜心里气得咬牙,拿出手机偷偷在桌子下面发了条短信。

  而此时,其余人里。
July正看着秦可的背影,“我之前注意到了安和石了,还以为是说王安石的,结果怎么都没找到王字,唉。”

  秦可闻言迟疑了下,还是开口直言。
“这诗说的不是王家的王安石,是谢家的谢安石――东山谢安石,说的就是谢安当年东山再起的盛名典故。这位宰相的故事十分有传奇性,在历史上的建树比王安石并不逊色。”

  而此时凌霜则在沉默之后幽幽开口:“秦可,你说的第二个方法,不会就是靠积累,一眼看出来了吧。”
“……”

  秦可淡淡一笑,给了她一个十分谦虚的沉默作为回答。

  导演组的小哥终于回过神来,心里嘀咕了句不愧是专门招来撑场子的学霸,不然今天还真冷了场,只能靠作弊和剪辑了……
这样想着,他看向秦可的笑容都真诚了好几分,“那看来这个特权就是秦――”

  话声未落,门口传来两声嘈杂:

  “宋二少、宋二少,您不能进去啊,里面正在录呢!”

  “啧,我自己投资的节目,我为什么不能进?”

  这句话的后半句,已经是有人推开门,直接传进众人耳朵里的了。

10265 3576949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5_3576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