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6.13

书名: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19-06-13 12:48:03

  
宋清卓的出场就很有四九城纨绔少爷的气派。
包厢的双开门被他的保镖直接推开, 导演组羸弱无助地被拦在后面, 宋清卓抬脚进到门内。
而此时,他那“我为什么不能进”的后半句,正铿然落地。

  阵仗唬人。
包厢里很给面地一静。

  看清宋二少爷那张小白脸似的长相, 秦可心头晃过一点零碎的记忆碎片――之前感觉宋家二少这名号在前世似曾相识,原来不是她的错觉,这人她确实见过。
真追寻记忆已经有点模糊了, 秦可只大约记得, 她和对方在前世有过一面之缘。

  时间上应该是霍重楼还没有到丧心病狂的地步、她也就还没有被囚|禁在霍家的那栋别墅里的时候, 某次在霍家主宅的party上, 这位出了名浪荡的宋二少爷左拥右抱还不以为耻地流荡在舞会间,像只风流成性的花蝴蝶。
秦可那时候虽然还没被完全限制自由,但已经受霍重楼好些要求束缚, 除了在二楼看年轻的客人们游历花丛,再就只能到后花园去转一转。
至于舞会现场,那是霍重楼给她的禁地。她嫁进霍家那么些年, 没几个外人真正见过这位正牌的霍家夫人长什么模样――不必说,自然也是霍重楼的独占欲作祟。
而在那后花园里, 秦可刚巧便遇见了宋清卓。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被宋清卓盯上了。
再后来……
秦可皱了眉。她视线垂敛下去。
再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听到家里的佣人私下议论, 说霍重楼弄断了宋清卓的一条腿。

  综上,她和这宋清卓, 是实打实的孽缘。
能避则避。

  秦可这样想着的时候,房间里齐甜已经“惊喜”地低呼了声, 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和宋家二少的亲密关系,齐甜起身跑了过去,亲昵地搂住了宋清卓插在西装裤带里的手,像只甜美可人的小猫一样在男人的胳膊上蹭了蹭。
“二少,你怎么来了?”
连声音都比平常多甜腻了两个度。

  房间里。
凌霜表情更冷,眼神里的嫌弃都快透出来了;July仍是无辜地睁着眼,像是对面前的情况意外而不知情;倒是顾云城依旧一言不发,表情神色都没什么变化。

  安静之下,宋清卓任齐甜搂着自己胳膊,笑得风流恣肆,“我不是听说,有人敢抢我家宝贝的特权,所以来给你撑腰了吗?”
“……”

  房间里一窒。
导演组众人也神色难看,显然没想到宋清卓会到了这样一点面子都不给的地步。
秦可倒是一点不意外,想起前世交集,她自然也就想起这位宋家二少在四九城那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名声来了。为了自己床|上哪怕只一时的心头好,能做出这样事情来,根本一点也不奇怪。

  齐甜听了宋清卓的话,简直要心花怒放了。
但她表面上还是特地忸怩了下。
“哎呀,毕竟是人家凭自己的能力拿到的特权,虽然我也快解出来了,但也不能说是我的嘛……”

  宋清卓的目光在沙发上的三人身上扫过一圈。
他嘴角翘了下,似笑非笑的,眼神却冷得厉害。
“谁那么聪明?”

  “听说是重点高中的高材生呢。”齐甜撒着娇,给宋清卓朝秦可站的小黑板前示意了下。
宋清卓的视线落了过去。
然后蓦地一顿。

  房间里突然就安静下来。
宋清卓一句话没有说,其余人自然就不会自找霉头地开口。只不过见他盯着秦可的时间愈来愈久,齐甜面上的笑容有点维系不住了。
她暗自咬牙,心里开始后悔自己刚才发短信叫宋清卓来的事情――是这段时间宋清卓太宠她了,让她有点忘乎所以、差点把自己不过是对方经手的无数个“玩物”之一这件事忘掉了。
能让她第一眼看到都觉得有点惊艳的、那样干净的一个女孩子,会被宋清卓盯上……简直再正常不过。
正在齐甜心急如焚的时候,她却突然听见宋清卓轻眯起眼,笑了声。
“就是你抢走了我家宝贝的特权?”

  “……”
齐甜心里蓦地一松。
看来宋清卓还没对这个秦可多么有兴趣吧……

  秦可见孽缘避是避不开的了,便只能抬眸,目光迎向对方。
她淡淡瞥了一眼宋清卓身后的齐甜,便将视线落回到那位宋家二少的身上。
顿了两秒,秦可伸手点了点旁边的黑板。
隽秀的粉笔字整齐漂亮地罗列在上。

  “这是我解出来的诗,作为游戏奖励,那特权就是我的。”
“……”

  宋清卓笑意散了。
他目光有点危险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儿――那双澄澈干净的眸子像两颗黑宝石一样,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宋清卓见过太多的女人,所以他能很清楚地知道,那些在他面前做出各种姿态的人心底的真实情绪。
譬如,眼前,
――
女孩儿看向他的目光只有淡漠的疏离。
不是害怕。
更像是一尘不染的仙子低垂着眼看污泥里爬出来的肮脏蝼蚁。

  “!”
宋清卓呼吸都仿佛被什么无形的力气给掐住了。他望向女孩儿的目光愈发地危险,表情也阴沉下去。
这样从骨子里带着不自知的淡漠高傲的女孩儿,偏又干净得像是纤尘不染的白纸……只让人想紧紧攥进手里或是压|到身|下,恣肆妄为、尽情涂抹。

  宋清卓咬牙笑了。
“那如果我一定要拿到这个特权呢?”
“……”
旁边导演组的人终于忍不住了。
之前负责主持的小哥皱着眉赔着笑上前来,压低了声音劝道:“宋少,这特权真不是什么大事,您何必跟一个小同学过不去呢?这小姑娘才刚上高一,性子直,您别跟她计较……”

  “刚上高一?”
“哎――?”
“……”宋清卓不耐烦地低头看那导演组的小哥,问:“你说她刚上高一?”
小哥:“……”
敢情我说了那么多您就听见了这一句。
腹诽完,小哥也不敢耽搁,连忙陪着笑点头,“是啊。所以您看,您就原谅这个小姑娘一次呗?”
“她就是你们节目组之前申报的经费里,要从重点高中请来的真学霸?”
小哥:“……”已经彻底放弃双向搭话的小哥只能屈服于万恶的资本主义,自觉充当答话器,无奈地低头应答,“是,就是这位。”

  听完之后,宋清卓看向秦可的目光更加幽深。
盯了几秒,见女孩儿始终淡定地垂着眼站在那儿的模样,宋清卓终于忍不住又翘起了嘴角。
他抬了抬下巴。
“你告诉她,这个特权我要定了。”

  小哥皱眉:“宋少,这样是不是有点太欺负小孩了?”
“欺负?这就算欺负?”宋清卓冷笑。“你信不信我直接撤资,让你们节目组后面喝风去?”
“…………”
导演组的小哥正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响起个淡淡的声音。
“给她吧。”
“?”
导演组小哥的目光意外地落了过去。

  而开口的女孩儿已经走到沙发边,重新坐下。
“只是一个选择权,我其实没什么所谓。”
她看向几人的表情和方才录制时一样的安静,眼神也轻淡。“是不是要重新录制一段答题过程?我配合,继续吧。”

  导演组小哥松了口气。
齐甜看向秦可的眼神也变得微微嘲弄起来――装什么高傲学霸,还不是要屈服在特权下?

  只是她刚想完,就突然感觉到秦可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
那澄澈的眸子像是能看穿她心底最扭曲的想法。
对视两秒。
秦可淡淡一笑:“别误会。我不是怕你,只是担心耽误了录制――我只有一天半的时间,周一还要回去上课,希望录制能按时完成,别耽误我的学业。”
“……”
齐甜脸色通红,气得笑容都维系不住了。
“唔。”
而秦可似乎想到了什么,刚低下头,此时又抬了眼,视线落到宋清卓身上。
“二少神通广大,我当然斗不过,如果嫌我碍手碍脚――按合同上的违约金赔偿给我,我立刻就走,绝无二话。”

  说完,女孩儿就安静下来,一眼不眨地看着宋清卓。
似乎真是在等他发话赶人。
连齐甜也充满期待,连忙伸手偷偷拽了拽宋清卓的衣袖。

  然而凝眸看着秦可的宋清卓却恍若未觉。
过了几十秒,他才突然笑了起来。
“我不是那么独断的人,以后你会知道。”
他从齐甜的搂蹭里抽出手臂,深看了秦可一眼,转头往外走。
“好好录,‘宝贝’――等你们录完,我再给你庆功。”

  房里静默。
重新录制之前,众人慢慢恢复正常,唯独坐在秦可身旁的凌霜意味深长地看了秦可一眼。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宋清卓最后那句“宝贝”,语气与之前轻佻截然不同。
就好像……并不是在喊齐甜,而是冲另一个人去的一样。

  *

  中午的风波过去,各自回房间休息了半个小时,秦可她们就再次被导演组的电话拎出了门。
这次直接在车上集合。
中午的那位小哥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金主的出现而受了什么心理创伤,下午的主持人换成了秦可认识的乔楠。

  上车就已经开始录制了,所以在镜头前,嘉宾们的情绪也还算收敛――齐甜都没有表现出很强烈的敌意,秦可自然懒得和对方计较。
乔楠一上车,就开始给大家介绍规则。
“我们《学霸秀》第一期的主题,是语文。各位嘉宾在之后的节目里一定要谨记这一点――说不定会对你们最后的‘交卷’有帮助哦。”
“下面,我们就先来分配各位嘉宾的身份。之后的任务细则会在确定嘉宾们的身份后分别给出。首先,请中午拿到特权的嘉宾上前选择自己的身份。”
乔楠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了秦可一眼。
她也是导演组的人,自然早就听说了中午发生的那场闹剧,只是金主爸爸在上,谁也没法做什么,乔楠只期望自己带的这位小同学不要有什么情绪。
所幸目前来看,秦可除了有点没什么精神外,一切如常。

  齐甜此时已经走上前。
她丝毫不为自己抢走了秦可的特权名额而羞耻,在镜头下也仍是那副明媚的笑脸。
“我该怎么选呢?”
乔楠快速回神,从包里掏啊掏,掏出了一个签筒。

  一见这道具,齐甜愣了下,而后面July哭丧下脸――
“我可是无神论者,你们不能这样。”
凌霜在旁边冷淡地吐槽:“没让你选,你可没特权。”

  乔楠抽空瞥了July一眼。
很明显,这个相当粗糙的新人团队里,July是综艺感最强的新人,梗和包袱都有,更方便了节目组后期剪辑笑点。

  齐甜已经对着乔楠开始眨巴眼了。
“不是说我的特权是主动选择吗?这样看起来没什么主动权哎。”

  “当然是主动。”乔楠把签筒里的五支签子倒着抓出来,只见每一支签子的顶端都刻着两个字,“他们是随机抽――而你是主动选。”
齐甜好奇地凑上前。
按照导演组的示意,她在镜头前把自己看到的内容读了出来――
“【罪人】。”
“【盲人】。”
“【上帝】。”
“【伶人】。”
“【愚人】。”

  读完之后,齐甜一脸懵逼地看向乔楠。乔楠回给她一个十分无辜的眼神。
“提示只有这些,齐甜,你可以选了。”
“……”

  齐甜对着五支签子纠结了很久,最后选择了【上帝】签。
――毕竟五支签子里,只有这个看起来还是个正面角色了。

  看到齐甜选的那支签子以后,乔楠眼底露出一点笑意,只是很快就淡去了。她把剩下的四支签子倒着插回去,保证字迹向下后,又转过身摇晃了一遍,然后她才转回来。
乔楠笑着看向四人。
“现在,你们可以上来选了。”

  July似乎还没从自己无神论的信仰里抽回神,此时可怜巴巴地看向秦可和凌霜。
“女士优先。”
秦可被那双狗狗眼一看,直感觉这个明明比自己大两岁的男孩儿像是个看向姐姐的弟弟。
她无奈地笑了下,转头看向凌霜。
凌霜没客气什么,直接站起身走过去了。

  在四支签子里犹豫了下,凌霜抽了一根。
秦可跟在后面,随手拿了一根。
之后是顾云城和July。

  乔楠:“请四位嘉宾亮明自己手里的签子。”

  从第一个拿到签子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的凌霜开始。

  凌霜――【愚人】。
秦可――【罪人】。
顾云城――【盲人】。
July――【伶人】。

  和之前选了上帝签子的齐甜一样,真正把签子拿到手后,几人都是一脸茫然的状态。
倒是秦可,对着签子顶端刻字的地方,若有所思地盯了起来。

  乔楠此时代表导演组拍了拍手:“好了,各位的身份签已经拿到了。下面就开始我们的第一期游戏――接下来,请各位嘉宾都戴上眼罩,准备分开。”

  众人茫然。
而凌霜主动发问:“我们的任务不是还没有发吗?”

  乔楠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到了地方,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众人:“……”
这句很像悬疑片幕后boss的台词,让几个人心里都浮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July最先凑头过来,“他们是说,这是一档考验学霸水平的节目吧?”
顾云城:“嗯。”
凌霜:“但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阴森森的。”
齐甜:“之后要分开了吗?我一个人好怕啊。”
秦可:“。”

  唯一的一位沉默,自然让其他人格外关注。
四人一同把目光落过去,却见秦可还在盯着自己手里的签子出神。

  凌霜算是和秦可最熟了。
她主动跟秦可搭话,“在犯愁自己的签子吗?不过你那根看起来确实是最惨的……嗯,也可能我这个【愚人】才是最惨的。”
秦可闻言抬眼。
犹豫了下,她开口问:“我能看一眼你们的签子吗?”
几人一愣,随即纷纷答应。
齐甜有点不乐意――她不想给秦可任何多有镜头的机会,但此时在录制过程,别人又都同意了,如果她不同意,那之后观众可是会一眼看穿她对秦可的敌意的。
这样想着,齐甜不情愿地和其他三人一样,把签子伸了过来。

  秦可的目光飞速地掠过一圈。

  July好奇地问:“你有什么发现吗?”
“不知道算不算。”秦可伸手,指向自己签子刻字的顶端,“每一个词,上下都是有引号的。”
“……”

  众人一愣。

  July最捧场,落回目光去,“真的哎。”
齐甜却终于忍不住了,她撇了撇嘴,随即装出一个甜美的笑。
“哎呀,这有什么嘛,代称的名词打引号,也挺正常的。”
顾云城点头。
凌霜虽然不喜欢齐甜,但显然也这样认为。

  见众人反应一致,秦可就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尽管她觉得,这个有点古怪的引号可能会有别的什么解释……

  几人各有心思,于是都没注意:
原本车前方窃窃私语的导演组,在听到秦可的那句话时,曾不约而同地对秦可投以惊悚的注目礼。

  *

  没多久,车停了,五个戴上了不透光眼罩的嘉宾分别被各自身旁的两位引路人带去了各自的“任务地点”。
一直到走出去很远,秦可还能听见身后传来的齐甜和July惊恐的叫声。
而事实上,现在的秦可却有些来了兴趣――这个节目似乎比她想象中有意思的多。

  大约走了两分钟,似乎进入一个房间的秦可终于被告知可以停下了。
她摘掉自己的眼罩,就见自己处在一个古代风格的卧房内――右手边是铺着锦绣衾被、垂着纱帘的卧榻,左边则是红棕色的圆桌和圆木凳。
秦可的目光在房里简略扫了一圈,最后才落到房里的另外两个人身上。

  一个是跟着她的摄像小哥,另一个则是神色尴尬的导演组路人甲。
秦可回过神,“您刚刚说什么了吗?”
“……”导演组路人甲尴尬地往前递了下自己手里的卡纸,“我说,这是嘉宾的第一个任务。”
“啊,好的。”
秦可伸手接过。

  任务卡打开时,不知道藏在房间哪个角落里的导演组小喇叭也响了起来――

  “下面宣读故事背景。”
“某朝年间,江南一大户人家里有一妻一妾,某日家中小妾于后背中长剑身亡,血流满地,伤重不治。而该户人家的正房夫人昏迷在旁,房间门窗从内部紧锁,重重疑云笼罩府中……”

  “本轮第一个任务为相同任务:请各位嘉宾根据自己身份的线索,确定各自身份。”

  秦可:“…………?”
喇叭安静好几秒后,秦可发出了和其他房间的其他人完全一致的疑问:“好像没说有哪些身份可猜――就完了吗?”
导演组的路人甲羞涩地笑了笑,冲秦可点头表示肯定。
秦可:“……”
秦可:“不是说交答卷的学霸能力测验吗?怎么看起来像悬疑探案?”
导演组路人甲:“最后是要交答卷的。”
秦可:“那现在这是?”
导演组路人甲:“――算是先写上姓名和考号?”
秦可:“…………”
行吧。

  看出没啥可挣扎的了,秦可只得先在屋子里转圈。
她先到房门处查看了下――同样是古代风格的门窗似乎都从外面上了锁,似乎除了抡椅子砸门,没有可以离开的方法。秦可想了两秒,还是先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
于是她又转回房中,坐到了一只圆木凳上,目光飞快地打量着房间里。

  与此同时,她也谨记乔楠之前告诉她的――在节目里独处时,要记得和代表着观众的摄像大哥多“交流”。
摄像大哥也不排外,此时站得很近,似乎是替秦可的不说话着急,手里的镜头都快怼到秦可脸上了。

  秦可只得起身,侧对着镜头一边观察着屋内,一边安静地说着自己的分析。
她走到床边,伸手去摸床上的锦绣衾被,同时轻声道:“从被子还有桌上的茶具来看,只要不是导演组太有钱,那这里就应该是这个大户人家的主人所在的房间。”
秦可又走到床侧的梳妆台前,仔细打量着桌上的东西。
“花黄、胭脂水粉……所以这应该是个女人或者有异装癖的男人的房间。”

  “……噗。”
旁边导演组的路人甲因为宣读完任务,在这个“密室”里又不好离开,本该安安分分地装空气,但听到这句推理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住呛了声气出来。
一边心说这个新人太有梗了,路人甲一边转过去――然后就发现说这话的嘉宾正一脸严肃的不解,盯着他。
过了两秒,女孩儿又严肃地转回去了。
同时她对镜头轻声道:“从导演组这个反应来看,可以排除后者了。但我觉得,一个严格的导演组应该考虑到一切可能的因素才对……”

  女孩儿此时没有去看镜头,侧身对着,漂亮的小脸儿微绷着认真的神色,显然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
这一段也被节目组后期一点不差地剪进了正式节目里。而在正式节目中,后期更是还在旁边加了一段彩色字幕――
【导演组:……要不你来??】
――而秦可同学严肃的演艺生涯里的第一波疯狂吸粉,也是从这个镜头正式宣告开始的。

  而此时的秦可当然并不能预料到后面这节目播出后的发展,所以她依旧一本正经地做着自己的侦查工作。
在梳妆台检查过一圈没什么大的发现后,秦可又绕到了房间里仅存的,除了床榻、梳妆台、圆桌圆凳之外的第四堆物体上――
书桌。

  桌上摞着三五本,很有复古感的线订方式。
秦可很感兴趣地拿起来,随手一翻――
“?”
秦可抬头看向导演组路人甲。
“这个书没字哎。”

  路人甲在刚刚那个已经被从耳麦警告过的发声式提醒的失误后,此时已经安静如鸡,见秦可主动示意,他更甚至直接捂住了嘴巴,表明了自己的无辜性。
秦可失望地收回目光。
盯着手里的空书迟疑了几秒,秦可眼睛突然一亮,
“有了。”

  秦可有点兴奋地走向房子正中间,摄像大哥也好奇地跟了过去。
只见女孩儿拎起了桌上的茶壶便走回来。
“……”
门旁的导演组路人甲瞪大了眼,心里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他就亲眼目睹着自己的预感实现了――
秦可摊开了“无字天书”的第一页,把茶壶里的水浇了上去。

  导演组路人甲:“……嘶。”

  秦可盯了半天,眼里微熠的光逐渐转为黯淡。
最后,试验失败的女孩儿恢复了面无表情,放下了手里的茶壶。她把书挪到了一旁,然后又检查了另外两三本。
最后在几本无字天书的最下面,发现了一张写满了字的信纸。

  摄像大哥眼都亮起来了。
然而拿到信纸的秦可却不急着看了。她先对着信纸似乎无声一叹,然后才同时拎起来信纸和无字天书的装订本朝镜头示意。
女孩儿表情认真:
“其实可以在白纸上用酚酞溶液写字,然后用碱溶液显现,这个是比较简单的方法。如果要制造恐怖效果的字效,还可以用别的方法代替,比如姜黄和碱溶液可以显现红色,再加硫酸铁可以变为绿字,重新冲白矾水还能让字再次消失――这样应该会显得有难度一点。”
“……”
角落里站着的导演组路人甲抹了一把脸。
他有预感,这小新人会拉着他们导演组一起“火”。

  而事实上,节目播出到了这一段,弹幕里的观众确实也已经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在看什么道具组速成教学节目吗??】
【导演组感受到了吗这就是来自学霸的蔑视啊!】
【导演组:……受教了,告辞!】
【史上最惨导演组,没有之一】
【导演组:你来你来,我退位让贤】
【学霸小姐姐:我感觉我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学霸小姐姐:我常常因为自己的智商过高而和这个节目组格格不入。】
【…………】

  无法预知未来的秦可,此时已经打开了信纸。
扫视了几秒钟,她转向镜头,眼睛重新兴奋地亮了起来。

  观众都在猜她看到了什么,然后就听女孩儿第一次在节目里露出明显的高兴语气――
“是文言文。”

  后来的弹幕在这一刻诡异地沉寂了好几秒。
然后被同一条刷屏:

  【那一天,我在学霸眼中的光里,看见了自己与神的差距(狗头.jpg)】

10265 3577455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5_3577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