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6.17

书名: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19-06-17 16:52:07

  
听到霍峻这个问题, 秦可才想起来放下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已经快晚上十点了。
哀叹了一声自己的生物钟, 秦可无奈地趴进床内。
“下午录节目,晚上庆功宴。我刚刚才从浴室里出来。”
“庆功宴?”霍峻皱眉,“你们才录制第一期, 怎么会有庆功宴?”
“……”
暗叹了一声霍峻的敏锐,秦可在要不要告诉霍峻宋清卓这个存在的问题上迟疑了下。
在想到前世宋清卓直接被霍峻弄断了一条腿的下场后,秦可还是把已经快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而且她也并不想自己成为节目组里第二个疑似齐甜的话柄。
“没什么。就是第一期比较辛苦, 节目组里犒劳一下嘉宾吧。”
“……”

  电话对面安静下来。
而且安静得叫秦可有点不安。
正在她想试探一下霍峻是不是听出自己隐瞒了什么的时候, 她又听到手机扩音器里的声音恢复了常态的准线:
“今天下午, 我账户上收到一笔汇款, 刚好两万。”
“……”秦可一默,过了两秒自己招了,“是我汇的。既然家教的事情停了, 那之前给玲玲家教的那笔钱我更不能收了。节目组的预付款已经到账,所以我现在才把钱还你。”
电话对面又一次沉默下来。
不知过去了多久,秦可才听到对面似乎很无奈地低笑了声。
“好, 我懂了。”
“?”秦可,“你懂什么了?”
霍峻:“懂以后的家庭分工了。你来养家就是了。”
秦可:“…………”
秦可闹了个红脸, “谁跟你家庭分工了?”
听出女孩儿的羞恼,霍峻笑得愈发愉悦。
“虽然我现在还不家务, 不过为了以后分工和谐,会开始学的。”
秦可:“…………”呸。
以前只觉得这人疯, 越是亲近以后,越是发现这人不但疯, 在她面前还总……没脸没皮的。
秦可越想,脸颊越莫名地发烫。她转了一圈滚进被窝里,咕哝了声:“明天上午再录一期就回去了……有事我们回去再聊吧。”
说完,像是生怕霍峻又说什么过分的话,女孩儿迫不及待地把电话挂断了。

  电话另一边。
直到结束通话的手机屏幕完全暗下,霍峻面上的笑色才慢慢淡了。
他把手机放到桌上,同时一直垂在身侧的右手抬起来――却见他的手掌间赫然握着一只固定电话的话筒。

  “你刚刚说……”霍峻轻乜起眼,眸里那点和女孩儿交谈时的柔和情绪散开淡去,最后在眼底凝成冰一样的冷冽,“查她个人信息的那个人是谁?”

  “宋家二少,宋清卓。”

  “他为什么会查她?”

  “这个我不确定,但我刚确定了一个消息。”

  “?”

  “秦可参与录制的《学霸秀》,投资人就是宋清卓。”

  “……”
霍峻眼里一冷。
几秒后,他轻嗤了声,“庆、功、宴……有些人的爪子可真贱啊,都伸到我的地盘来了。”

  说完,霍峻挂断了电话。
他几步走到门旁,蓦地推开了书房正门――
“顾琴。”
“少爷。”
一楼传来中年管家的应声。

  “给我订机票,去省城。”

  “好的,少爷。不过您是要去做什么,要不要我提前让人准备一下?”

  撑着木质围栏,霍峻俯眼,笑得恣肆,眼神吓人。

  “不用,我自己去。”
“去剁了那只伸到我地盘上的爪子。”

  *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比定好的录制出发时间早了一个半小时,秦可就被节目组的电话从睡梦里叫醒了。
秦可前一天刚混乱了自己生物钟,晚上又因为换了环境没睡好,秦可在手机的震动声里睁开眼,看着陌生的酒店房间天花板,几乎有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迷茫感。
等理智稍稍清醒,秦可摸过手机,声音微微喑哑地接起电话。
“……喂?”

  “抱歉啊小可,节目组这边导演说今天天气很好合适,所以要提前开拍,麻烦你尽快到酒店大堂集合,好吗?”
“……”
毕竟算是工作上的事情,秦可只能压抑着内心的暴躁,拧出一声,“好,我尽快下去。”

  半小时后,快速洗漱过的秦可下了楼,到达酒店大堂。
其他四个嘉宾也陆续到了。
前一天晚上他们离开庆功宴的时间比秦可还晚,所以此刻的脸色哪个也好不到哪儿去。
尤其是带着这低气压,走到门口,看到楼外格外黑沉的天空,凌霜的表情看起来像个要进屠宰场的屠夫――
“这就是很好很适合的天气??”
对着那一个字一个字往外挤话的凌霜的脸,今天负责的导演组小哥怂怂地往旁边一缩。

  July抬头看着天空,也笑不出来了,一脸气虚: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秦可:“……”
巧了,我也是。

  一个小时后,《学霸秀》全员站在了郊区一栋貌似废弃的大楼前,面无表情。

  导演组今天新换上来的主持人十分热情――
“欢迎各位嘉宾来到这期节目的现场。接下来的整期节目中,我们的活动都将是在这栋暂时停用的医院大楼内进行的。”
小哥一顿,“那么,我们这期仍旧是有一个活动主题科目的,它就是――”

  “闹鬼吗。”
一个幽幽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
几位嘉宾表情顿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目光聚焦,开口的正是面无表情的凌霜。

  导演组的主持人回过神,尴尬地笑笑:“哎呀,凌霜不要这么悲观吗?而且我们是《学霸秀》,完全并且只信仰科学。”

  July小声拆台:“上期节目的签子和签筒表示有话要说。”

  主持人:“…………”
主持人强颜欢笑:“嗨呀,大家放松一点。我们这期的主题很科学!科目就叫生活中的物理。”

  “…………”
五个嘉宾一齐看了眼这阴森森的天气下格外阴森森的废旧医院大楼,对导演组小哥这话深表怀疑。

  导演组的主持人嘴角抽了抽,最终放弃辩解,向人示意将他们带了进去。

  “至少这一次不是蒙着眼进来的……”July走在最前,小声自我安慰。
跟在第二的凌霜冷笑了声。
“说不定是怕嘉宾突发心脏病,被直接送往――”
顾云城突然接话:“这里就是医院。”
“……”
五个嘉宾默契地沉默两秒后,一个幽幽的声音从队伍最后方传来――
“楼下就有停尸间哦~~~”

  “!!!!”
走在队伍最首的July跟让人点了穴似的僵住了。
其余人也没好到哪儿去。
五个人僵着脖子回头,看清开口的人。
几秒后,震怒的齐声咆哮响彻整个医院大楼――

  “导!!演!!组!!”

  如果嘉宾们的内心安了脏话消声器,那可以料定此时全大楼里还会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尖锐“哔――”声。

  经历了这样一番“心肺锻炼”后,嘉宾们总算有惊无险地到达了录制楼层。
几乎是走在最后一个的秦可刚踏上最后一级阶梯的瞬间,大楼内响起了一段低沉的播报――类似他们在念的是哀悼词那样的低沉。

  【这是小镇上一所存建多年的精神病院,传闻里,它是建立在一座乱葬岗上。小镇上的人们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传闻,直到……】

  凌霜:“日。”
July哭唧唧:“我要罢录了!真的!”
齐甜脸色发白,想说点什么,但还是没敢开口,只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摄像小哥来找寻“这只是在录节目”的虚无安慰。
顾云城和秦可倒是一致的没什么表情,认真听着那段阴气沉沉的播报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直到有一天,这里发生了一宗离奇的死亡案件。】

  播报声到此戛然而止。
留下表情难看的几个嘉宾面面相觑。

  July:“……完了吗?”
顾云城:“嗯。”
凌霜:“所以他们要我们做什么?”
齐甜:“摄像大哥,你们……你们知道吗?”

  在摄像大哥的摇头下,几人失望地转回头,然后就听站在最前面的凌霜惊呼了声:“秦可,你要去哪儿!?”

  被喊住的秦可此时已经走过他们几人的聚集点五六米的位置了,正站在一扇内里漆黑阴森的房门前,神色无辜。
她伸手指了指房门。
“既然送我们到这层了,应该就是要我们进去看看吧?”

  其余四人:“………………”
话虽然是这么说……

  July和顾云城咬咬牙――还录着节目呢,总不能连个女孩子的胆量都不如吧?
见他们两人也慢慢挪上前,不甘在秦可面前示弱的齐甜也狠狠心跟了上去。
凌霜倒是一点面子都不在乎、也没什么偶像包袱――但她是真的怕鬼。
更怕这种环境下独自一个人。
所以很快,五个人就在第一间病房门外集合了。

  “谁先开门?”July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问。
凌霜绷着脸,认真地说:“剪子包袱锤决定吧?”
秦可:“?”
凌霜:“咳,就是剪刀石头布……刚刚那是方言。”
秦可:“……”这可怜的,方言都吓出来了。
顾云城:“嗯。”

  听见顾云城都郑重其事地表示赞同,秦可差点笑出来。
“我来吧。”

  July挠了挠头,“这、这不好吧?”
顾云城深吸了一口气,大有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烈感,“我……来。”
“……”
秦可这次是真没忍住笑。
然后她连忙正色,“公平点,一人一扇――这么多门呢。”
“……”
几人对视一眼。
他们心里自然都知道,这如果会发生什么吓人的事情,那肯定第一扇门遇到的可能性最大――后面多少会有点心理准备。
所以秦可现在是挺身而出,还给他们找了台阶。

  几人没再推辞,给秦可让出了位置。
秦可上前,压下门把手便直接进去了――后面四个那一声惊呼生生憋在了嗓子口,愣是没来得及喊出来。

  也不用他们喊出来。
秦可已经“啪”地一下打开了房间里就在门旁墙壁上的灯光开关。
整个房间里瞬间犹如白昼。
而窗外――冬天的早上天还亮得很晚,再加上阴沉天气,更是一副黑云压楼的架势。

  秦可的目光扫过一圈,迅速落在空荡的病房里唯一的病床上。

  床上躺着一个人。
准确说……
是摊着一个人,手和脚还有脖子脑袋,都用束带绑在床上。

  其余人也同时看见了,齐甜惊叫了声,July缩在秦可身后,声音哆嗦得十分真实――
“秦秦秦可……他他他他……死的活的……”

  秦可哭笑不得。
“是群演。”

  凌霜:“那他演的是、是人是鬼?”

  床上的群演:“………………”

  看包括顾云城在内的四个人都脸色发白的样子,秦可难得起了玩心。
她摸了摸下巴,笑得煞有介事。
“那就不知道、要好好问问了。”
凌霜:“…………”
顾云城慢慢回神,神智稍定,声音平静无澜地说了一句:“July要吓哭了。”
“……”
秦可回头一看:还真是。

  她有点忍俊不禁,“逗你玩的――肯定是演的活人嘛,不然干吗要用束带锁在床上,这显然是用来困精神病防止突然发作的。”
秦可说着转回头往前走。
“快过来吧,让群演大哥演完就能撤了――捆这么结实,不知道等我们多久了。”

  床上被捆成了个粽子、脖子都动不了一下的群演十分感动。
总算来了个明白人啊。

  五个人一起上前。
刚走到病房旁,没等秦可开口询问,对方就突然主动说话了:

  “有……有人……”

  秦可一愣。
“我们?”

  群演大哥很敬业,看都不看她一眼,虚着焦点气若游丝:“有……有鬼……”

  刚缓了一口气就再次突然僵住的四个嘉宾:“…………”

  秦可倒是不意外。
她又问:“什么鬼?哪里有?”

  群燕大哥继续气若游丝:
“有鬼……有鬼在盯着我看……”

  秦可:“?”
秦可直起身,目光在完全空荡荡的病房里转过一圈。
什么都没发现地落回来的时候,她才注意到――身后某四位,已经快要不计前嫌、不避性别地抱成一团了。
秦可莞尔失笑。
“你们真信啊?”

  “……”
July咽了口唾沫,敬佩地看向床上的群演:
“大哥好演技,我以后能向你拜师学艺吗?”

  然而敬业的大哥丝毫不理会他,仍在那儿重复最后一句话:
“有鬼在盯着我看。”

  再拿不到任何信息的秦可站在原地思考。

  病房里空旷,冷清,死寂,阴森。
窗外漆黑。
再加上床上“精神病”的低喃。

  秦可听见,July已经在自己身后默念:“我信仰科学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我信仰科学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秦可无奈地笑。
“你们看一下病床下面有没有什么东西?我去洗手间看一眼。”
“……!”
秦可话声刚落,就收到了四束惊悚的目光。
秦可忍住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有没有切实看得到的痕迹或者别的什么。”
凌霜语速飞快地打断了她:“不不不你别解释了越解释越可怕。”
秦可点头。

  她刚要去房间里唯一的洗手间,就听顾云城说:“他们三个检查这里,我和你一起吧。”
“好。”
秦可没多想,点头答应了。
两人于是一齐进了洗手间。
然而这里的干净整洁程度,跟外面那个空荡荡的房间几乎有一拼了――目之所及,除了一方洗手台、一个浴缸、一面镜子、一座马桶以外,什么都没有。
秦可和顾云城查了一整圈也没查到什么,只得重新回到房间。

  “你们有发现吗?”
“没……”
“唔,那看来这个房间里是没什么线索了,我们继续看别的吧。”秦可说。

  几人自然赞同。
于是五个人又离开了这第一个房间,走向了下一个……

  长廊上一共有6个房间。
五人走完了前5个,发现的病人都和第一个房间完全一样的状况。而在其他房间里,他们同样也一无所获。

  而轮完五次后,显然第六个房间又一次轮到秦可来开了。
这次开门之前,秦可明显地迟疑了下。
她转头看向另外四人:“如果不是我们之前错过了什么的话,那最可能发生变数的就是这剩下的最后一个房间了。”
“……”
四人脸色集体一凝。
秦可:“那我开门了?”
凌霜的声音都僵得有点视死如归了:“……开吧。”

  秦可开门、进房间、开灯,一气呵成。
灯光亮起的刹那,不知道谁低低地抽了一口冷气。
――
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不同于之前每个房间一个群演,这最后一个房间里,病床上除了解开的束带以外,空无一物。

  “果、果然不一样了……”
July哆嗦了下。

  秦可皱起眉,目光在房间里扫过一圈,最后停在了一个地方。
“洗手间的门。”

  “……什、什么?”凌霜听见了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

  秦可:“之前每一个房间里,洗手间的门都是关着的――这一个不一样。”
随着秦可的话声,另外四人屏息看过去。
果然,门开了一条缝。
内里漆黑。

  而在五人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的这一刻,他们终于听见,那条门缝里传来了某种声音:
“滴答……滴答……”
是水声。

  在这阴森死寂的房间里,在屋里的白光与窗外的阴黑交织的凄冷中,那诡异的水声听得几个人头皮发麻。
秦可最先回神。
她拿出手机,打开里面自带的手电筒程序――
“我们过去看看吧。”

  凌霜:“我能拒……拒绝吗?”
秦可:“可以。但是异常随时有可能发生,不一定是在哪一边哦。”
凌霜:“…………”
凌霜:“我去。”

  五人步伐一致地挪了过去。

  还是秦可和顾云城并肩走在最前面。
两人推开了门,用手电筒照了一下门口,没什么异常。
秦可伸手打开了洗手间的灯开关。

  众人视线一扫。
“好像没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齐甜突然就跳到了凌霜的身上。

  除了秦可和顾云城之外的三位嘉宾开始放声尖叫,愣是奏出了一章高音三重唱。
秦可这会儿还真有点笑不出来了。
――
方才他们目光所及的最后一处,就是洗手间最里面的大浴缸。
乍一看没什么,但再往里落,就能看到一个人佝偻着身体卧倒在浴缸里。
半张脸都浸在浴缸底部的薄薄一层水里,姿势十分诡异,怎么看怎么不像活人。

  秦可都忍不住瞳孔微缩。
几秒后,她却蓦地松了口气,哭笑不得地开口:“……假的。”

  “――嘎?”
尖叫到一半的三人停住。

  秦可指过去,“虽然确实是模拟死者,但是本质上是个仿真度极高的假人。”
凌霜看了一眼,死死地扭回头:“这点并没有安慰到我。”

  秦可还要再说什么,就听大楼里的播报声再次响起。
只是不知道是导演组良心发现,还是实在怕了刚刚那道尖叫三重唱,导演组这次播报用的声音和语气正常多了――

  【恭喜嘉宾发现命|案|现|场。】

  凌霜眼神凶狠:“谁恭喜的、这是值得恭喜的事情吗?到底是谁设计的这个剧本啊?大晚上的在家里写的时候不害怕吗!?”

  播报声充耳未闻,一本正经:
【经法医初步鉴定,现场为第一|犯|罪|现|场,死者为溺死,死前有过痛苦挣扎、但没有外力强迫痕迹。】
【乡镇上的居民得知后,纷纷传言为鬼魂作案。请各位嘉宾确定死亡手法、还原真相,安抚民心。】

  播报结束好几秒,房间里都仍旧是一片死寂。
最后July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捂着心口幽幽道:
“民心已经吓裂了,安抚不了了。”

  秦可回头看了一眼,除了自己和顾云城以外,三人俨然都是脸色苍白,眼神惶惶。别说是做出精准发现和判断,恐怕现在问“一加一等于几”,他们都得反应半天。
秦可无奈地转回来,看向顾云城。
“我们检查一下?”
“嗯。”
从确定只是个假人后,顾云城就没什么大的情绪波动了。此时他点了点头,便跟秦可一齐走上前。

  假人做得委实逼真,皮肤摸起来十分有弹性,身上连被病床上的束带捆过的痕迹都有。
还好分量上十分的“假”,顾云城没用秦可帮忙,就独力把淹死在浴缸里的假人翻了起来。
身后时不时抑扬顿挫地低呼两声。
秦可为了调节气氛,玩笑道:“我们这算不算是破坏现场?”
顾云城:“我觉得我们的身份应该是专|案|组之类的,所以不算。”

  秦可想了想,笑道。
“也对。”

  搬出来假人之后,顾云城就开始对着浴缸里研究起来,一边研究一边开口:“既然是第一犯|罪|现|场,那也就是说,它就是淹死在这个浴缸里的。”

  秦可点头。“嗯。”

  顾云城皱起了眉。
他伸手去试了一下浴缸底部,“底部的塞子是死的,也就是说没有淹死人后放出一部分水的可能……”
顾云城皱眉看向假人。
“它在深度不超过十厘米的水里……淹死了?”

  站在门外的三个人里,凌霜紧张地提醒了一句:“而且,播报说,身上看不出外力强迫的痕迹……”
July哆嗦了下:“难、难道真是……鬼、鬼把它淹死的?”
齐甜脸色刷白。
顾云城则转过去,难得说了一句玩笑。
“你不是无神论者吗?”
July欲哭无泪。
凌霜也紧张得目光游移:“秦可,你怎么……不说话了?”

  秦可仍旧沉默。
又过了几十秒后,她眼睛终于亮了起来。

  “找到了。”

10265 3578889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5_3578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