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七章:它来了

书名:地师跟班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秦蓝舟 更新时间:2019-06-01 00:05:54

  又是那个梦。

  没有尽头的迷雾,空气里多得令人窒息的粉尘,冯陶在铅灰色的世界里与众多低头行走的影子背道而驰。他艰难地攀过重重人影的肩头,眼看着那一点光明就在前方他却被拥挤的人群摩肩接踵地带离原地,脚不沾地地往着相反的地方退去。

  人影越来越多,光明越来越远,冯陶目呲欲裂地向前伸着手,喉咙里却像堵了一团棉絮发不出丁点声响。要不了多久他就会随着人流一起落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悬崖底下狰狞的人面巨兽张着嘴盼着他卷入獠牙,最后绞在齿缝之间化作肉沫。

  这个梦冯陶做了很多次,每当他入眠后那人影、那巨兽都会出现,被绞成肉沫的痛感呈现在真实的肉体上,虽然没有伤口但痛得叫人肝肠寸断,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拒绝睡眠,他再也不想梦见那些东西了。但这次却不同,在他落下悬崖的那一刻悬崖底下的巨兽居然没了踪影,他跟那些迷茫的影子一起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地上,如同果冻一般脆弱的影子有很多都变成了四分五裂的残肢断块。

  砸在地上的感觉也不好受,冯陶迷迷瞪瞪地爬起来抱着肩膀跌跌撞撞地往前倾,朦朦胧胧地竟从人影堆里冲了出去撞进了一个十字路口,三条路上都有人影晃动,但唯有中间那条发着暖黄的光。也不晓得是被谁给推了一爪,冯陶直直往前栽进了中间那条小路。

  小路两侧拴着红线,红线上的铃铛一碰就齐刷刷地一齐响,铃铛下面暖黄的光一直通向很远的前方,冯陶摇头晃脑地瞧着这些铃铛红线竟觉得异常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是在哪儿见过。

  小路也就看着长,没几步就到了头,尽头是扇木门,宛若喝了二两老白干的冯陶也终于在到达门前的时候脑子清醒了过来,看着那门好一阵儿发呆:“这不是我姥姥的房门吗?”镂空红檀,确实是他姥姥的房门没错。

  不是,醒着的时候进来,睡着了也要进?

  没等冯陶伸手推,那门自己就缓缓打开了一条缝,他稍微往里看了眼只看到一片黑,外头的光像被阻断在了门槛处,愣是透不进分毫。

  冯陶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推开了门往里探个头:“Hello?Excuseme?”这房间不仅收光,似乎还收声,没见半分回响。

  仗着是在梦里,冯陶两腿迈进屋里,但还是让身后自动“咔哒”关上了的门吓了一跳,而关了门后的屋子显得更黑了。

  照着记忆,冯陶顺着墙摸到了他姥姥的床,手也往床头探去想摁亮屋子里的灯。寻到了地方他却没摸到按钮,手底下一条冰凉凉的手臂滑过开让他猛吸了口凉气,脑神经登时一绷。

  “嗨?”手臂的主人发话了。

  卧槽卧槽卧槽???这体温凉成这样还能是个活人?!冯陶又是一惊没赶上回话,而是哆嗦着按着床沿坐下了:“你、你好?”

  毕竟是在梦里,什么都可能发生,在冯陶回话的一瞬房子中央的桌子上出现了一盏风灯,看样式似乎是秦凫那柄。因为这盏风灯屋里才算是有了些许光亮,冯陶得以看清他眼前这“冰冰凉”的样貌。模样瞧着也就四五来岁的小男孩,穿个红短襟,抱着膝盖蜷在床头,眼圈红红的可能刚儿才哭过。

  冯陶有些迷茫:“你是,你是?你怎么会在我姥姥房间里?”

  “我叫阿山,跟家人走丢了,”阿山说着说着眼圈就又红了,“我好饿啊,房子里的婆婆不给我饭吃,红色的叔叔不让我从这儿离开,我好饿啊……”他抽着鼻子一副将哭不哭的样子。

  见小孩哭冯陶是最受不了的,一个头能比俩头大:“诶,你别哭啊,你稳住,稳住o不ok?你要吃什么哥哥给你找去行不行?”

  “呜哇,我想吃房子里的肉灵芝啊,肉灵芝!”阿山听冯陶一劝哭得更猛了,眼泪是哗哗的流。

  “哎哟我滴个天,我提这一茬干嘛?”冯陶恨不得抽自己巴掌,“我没听说过我家里还有肉灵芝这种东西啊,你确定你没说错?”

  阿山抽抽搭搭地说:“有、就有,肉灵芝是婆婆的宝贝,她不让我吃。”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婆婆什么肉灵芝啊?红色的叔叔又是个什么?

  “这样这样,你、你自己找行不行?在哪儿你自己找行不行?找得到你就吃。”冯陶太阳穴阵儿阵儿的发胀。

  “真的?”阿山眼里跳出光,眼珠咕噜一转嘴角又撇了下来,“肉灵芝我找得到,也找到了,但是我出不去,红色的叔叔不让我出房子。”

  “我带你出去我带你出去,要是有红色的叔叔不让你出去我把他打成绿色行不行?”

  “好耶!”阿山雀跃地站起身在床上蹦跳。

  冯陶圈住阿山的两腿摸着黑抱着他往外走,孩子周身冰冰凉凉的冻得人一激灵,将要踏出门槛的时候他却感觉什么东西挂住了自己的裤角,低头一看居然是那个原本供奉起来的红色雕像。

  阿山显得有些忌惮那个雕像,往冯陶怀里藏了藏,哆嗦着:“那个、那个就是红色的叔叔……”

  “一个雕像?”冯陶哭笑不得地把雕像放到门槛另一边,“这有什么可怕的?”但在他抬腿要出去的时候裤角又被什么东西挂住了,低头看居然还是那个雕像。

  “啧。”冯陶耐着性子又把雕像移走,但那东西就像是活的一样不依不挠地“爬”过来勾住他的裤角。

  冯陶撅着眉:“什么鬼东西?”同时脚下也忍不住踩了那雕像一脚,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雕像脆得跟什么似的,只一脚居然就碎掉了,几大块残渣瘫在他脚下。

  “啊!”冯陶犯了难,姥姥既然把这丑雕像都供起来了那就说明她肯定很喜欢,要是姥姥回来发现雕像让自己给踩得个稀碎,一准儿免不了又是一顿臭骂。

  阿山倒很开心,在冯陶怀里欣喜地鼓起了掌:“好耶!红色的叔叔没了!”

  对啊!自己这是在梦里,怕什么挨骂?冯陶顿时又把心搁回了肚子,手下抬了抬抱着阿山出了屋,这时屋外的铃铛却如同受了惊吓一般疯狂乱响,红线也接二连三地跟着断裂,铃铛落在地上叮叮当当地滚动,暖黄的光以冯陶为起点向前延伸着熄了火。

  “这……”屋外的环境同时也变了,但凡是红线断裂黄光消失的地方都变成了院墙,冯陶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自家房子傻了眼。对照现实的话那些红线应该就是秦凫往墙上缠的那些,光源是符咒。

  而在梦外的现实,秦凫磨着拇指上的戒指面色严峻地看着供台上突然碎裂的雕像,被他挪到墙边的冯陶在雕像碎裂的时候也撅着眉头小弧度抽搐,双目依然紧闭但嘴里已经开始发出低低的喊声。不到一刻,伴着雷声屋外的冯红线噼噼啪啪地断裂了,铃铛全落了地,符咒也被雨水打湿松垮垮地掉了下来。

  “来了吗。”

  怀里的阿山挣扎着要下去,冯陶一个愣神松了手阿山就落在了地上,但没有摔倒而是稳稳当当地站在地面。

  “谢谢哥哥带我出来!”阿山欣喜地笑着在院子里跑圈圈,铅灰的世界从这头一点点染上了他短襟一样的暗红。

  冯陶打了个寒颤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面对孩子天真无邪的笑脸却往后退了两步。

  阿山背着手站在冯陶跟前,一派乖乖巧巧的模样:“哥哥现在要兑现诺言哦,请我吃肉灵芝。”

  冯陶问:“肉灵芝……在哪儿?”

  “肉灵芝,就是你啊。”阿山嘴角微咧,“婆婆的宝贝,房子里的肉灵芝。”

  天边炸响一声闷雷,冯陶分不清那道雷声是梦里的还是现实的了,只屏住了呼吸看着阿山的身子极速胀大,红色的短襟变作他的皮毛。羊身,人面,獠牙,目生于腋下,分明就是冯陶之前梦见的巨兽。

  巨兽嘶吼着伏下头朝冯陶咬来,冯陶却因为吓傻了站在原地动弹不得。秦凫的声音也是这时候传了进来,似乎与冯陶靠得极近:“冯陶?冯陶?冯陶你听见了吗?如果听见了就跟我一起在心里默念,‘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秦凫话音刚落,冯陶便猛地从梦里抽离了出来,周身抖着激灵在地上坐直了大口喘气,胸腔极速地鼓起瘪下,脸顷刻涨得通红,直到他缓过神身边一直无声站立的秦凫才徐徐开口:“欢迎回来。”

  冯陶一双眼睛瞪得浑圆,抓着秦凫衣摆的手止不住地发抖:“我、我刚才睡着之后,一个长着人脸的、人脸的怪物要吃我!”

  “我知道。”秦凫收起从他脖子上拔出来的银针,窗外的闪电光划过他的脸,“那就是让你快死了的元凶。”

  闪电很亮,亮到什么程度呢,亮到足以让冯陶看清秦凫眼眶里一对透亮的琥珀瞳。

  秦凫,不,被黑影附身的秦凫轻声说:“它来这边了。”

10274 3573486 MjAxOS8wNS8yNi8jIyMxMDI3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6/10274_3573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