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5章你说他够意思不

书名:十万甜度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暖小喵_ 更新时间:2019-07-12 00:08:35

  谭笑和母亲从校长办公室出来,看到走廊里的俩人愣了下,叫声“阿姨,”又看向沈子璐,眼神分明问:你没事吧?

  沈子璐什么也没说,只沉沉的呼口气,谭笑明白了,唉……!

  进门前,崔安雅严肃的警告,“收起你那点可笑的英雄主义。”

  沈子璐脸别向一旁,厌烦的情绪十足。

  “送你到重点高中不是为了让你玩,我和你爸在你身上倾注了很多希望,你自己心里有点数,一会儿进去好好跟校长承认错误。”

  沈子璐没应,垂着眼看着脚下的地面。

  “你听见没有?”

  “……”

  “我问你话呢。”

  “……”

  这种沉默的僵持太熟悉了,而崔安雅最忍受不了沈子璐漠视她的态度,每次一说她的不是,沈子璐就不说话,也不跟你顶嘴,就用沉默反抗你。总之,你这边都快火烧头顶了,她还跟没事人一样该干嘛干嘛,就是不回答你。

  “我说的话,你听见没?”崔安雅声音提高些,沈子璐左右看看,还好没认识的同学经过,她嫌丢人,口不对心的说:“听见了。”

  得到心里需要的答案,崔安雅才收拾下情绪敲门走进校长办公室。

  其实,到沈子璐这个年纪,特听不得爸妈的警告,你越是镇压,我越是抗拒,亲子关系如同弹簧,压力越大,反弹效果越强。

  柳校长看到崔安雅,放下茶杯起身笑着喊声:“嫂子。”

  沈康年与柳校长沾着偏亲,从家里论,他该叫沈康年四哥,这也是为什么沈子璐不太怕柳校长的缘故。

  “柳校长,”

  “四嫂,没人的时候,叫我均培吧。”

  崔安雅叹口气,“均培,今天打架这事儿的确是小璐的错,我都想不到她能干这么大的事,”恨铁不成钢的瞥眼沈子璐,“你说你一个女孩儿,跟人打群架,你怎么想的,你不嫌丢人啊。”

  沈子璐:没觉得丢人。

  “不管为谁,打架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冲动之前,能用脑子想想吗?”

  沈子璐:行,我没脑子,我傻。

  “幸亏没伤到哪,真要是出什么事,我和你爸怎么办?”

  沈子璐:你们俩一定会化悲愤为力量,一心扑在生意上。

  “还有,你们班怎么会有小偷呢?”

  一直保持沉默的沈子璐终于憋不住了,“妈,谁说他是小偷了?警察都没抓着人呢,你们一个个一口一个小偷、三只手的,凭什么冤枉他。”

  “你还顶嘴?”

  “这不是顶嘴,是事实。”

  “沈子璐,”

  “……”沈子璐目光笔直,眼里蕴着一股韧劲儿。

  柳均培在一旁看着,做了二十多年教育工作,与亲子关系相比,师生关系解决问题要更容易些。

  “嫂子,”他走到一旁,接杯水回来,“喝口水。”又对沈子璐说:“小璐,你妈说什么不都是为你好吗。”

  沈子璐最烦听得一句话就是‘为你好’。

  “嫂子,这次事儿闹得不小,依照校规校纪打架的学生是要被开除的。全校师生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带小璐回去呆一周再回来。”

  “必须停课?”崔安雅问。

  柳均培点头,“跟小璐一起被停课的还有三名学生,这已经是照顾他们了。”言外之意,求情也没用。

  崔安雅慧心,可又心不甘,“均培,小璐也是为了他们同学抱不平才冲动的,既然事因在他,责任就该他承担。”

  “妈,”沈子璐霍得站起,“打架是我自己的想法,跟人什么关系。”

  崔安雅气得也站起来,“我是你妈,我比你看得清楚。”

  “你清楚什么,你了解他吗?你要真了解,也不会说他是个小偷。”

  崔安雅快压不住火气了,胸口剧烈起伏,“你,你简直……你是想气死我?”

  谈话僵局,沈子璐选择沉默。

  “你看她又不说话了,真是活活气人,我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气我的?真是白瞎我的苦心,什么吃穿用我都可着给你最好的,你怎么回报我的?”

  沈子璐低着头,眉心紧蹙,每次谈崩了她妈都是这套说辞,真的听烦了。为什么不是他爸来,如果爸爸来,处理今天的事不会像现在这样是个死局。

  “嫂子,带小璐回家吧,你们母女俩有什么心里话,在家里都说开了,也趁着在家这段时间,好好开解下小璐,让她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把学习态度端正了,成绩自然就上来了。”

  话都说到这儿份儿上,崔安雅只能带着沈子璐回去。

  打开门,崔安雅惊了下,门外站着一高瘦的男生,看她的目光很沉,他向后退两步让开路,崔安雅上下打量他,又继续朝楼梯走,沈子璐昂头看关正行,小声说:“云中路,避风塘。”

  关正行轻頜首,沈子璐比个OK的手势笑下就跑开了。

  门内,柳校长看到站在门外关正行,喊他进去。

  “关正行。”

  关正行提步走进去,反手关门,柳校长朝他身后看,“你家长呢?”

  他说:“我家里情况特殊,不方便来,有什么话,您就跟我说吧,我自己的事儿我能做主。”

  “停课不是小事,让你家长来。”

  关正行抿紧唇,“……”

  “你爸呢?他电话多少?”柳校长拿起座机,只听对面人说:“他去世了。”

  “……”柳校长看他眼,语气也比刚才温和些,“你妈妈呢?”

  他平静回:“改嫁了。”

  柳校长:……

  “你和谁生活在一起?”

  关正行说:“我阿姨,我爸后娶的老婆。”

  “……”柳校长也为难了,找后妈来是不太合适。

  “你爷爷奶奶呢?”

  “我爷爷八十六了,我奶奶有轻度中风。”

  “……”

  “叔叔婶婶有吗?或是一些比较近的亲属?”

  关正行一脸郑重的说:“柳校长,打架的事儿我知道错了,我向您保证,以后绝不再犯,停课这一周时间,我一定在家认真反思,深刻检讨。”

  “嗯。”说的很走心。

  关正行话锋一转,“再有半个月,国家奥数冬令营就要开始了,我会将所有心思和时间都用在学业和比赛上,不辜负老师和学校的希望,争取拿到最好成绩,为江一争光。”

  柳校长:“……”

  关正行鞠躬,“我回去了校长。”

  柳均培看着人离开,直到办公室的门阖上,他蓦地哼笑下,“……”

  优质学苗认错的方式都带着含金量。

  ……

  红色轿车驶入别墅大门,小姨难得看到崔安雅白天回来,结果车上下来俩人。

  “小璐?”不对啊,她白天不是上课吗。再一看崔安雅的脸色,她心里不免一阵忐忑。这是小璐又惹人生气了。

  小姨急匆匆走到玄关处,崔安雅刚进门,边换鞋边数落沈子璐,“全班那么多同学,怎么就你看不惯,就你气不过,非要给人出气?你以为你是谁?”

  沈子璐换好拖鞋径直朝楼上走,崔安雅紧跟着她上楼梯,边走边训斥,“我跟你说,不管他是不是小偷,你都别理他,小璐,你听我说没?……小璐,”她跟着进了沈子璐的房间,沈子璐把书包放床上,崔安雅就站在床尾怒瞪她,“我跟你说话呢,你能尊重下我,给点反应吗?你不知道,在对方很认真的说话,你直视她的眼睛更有涵养点?”

  沈子璐本想躺在床上歇一会儿,可看她妈|的架势,没个俩点是消停不了了。

  “我就问你一句话,如果再碰到这样的事,你还管吗?”

  说实话还是假话?

  沈子璐:“……”想笑。

  她确信,如果她真答‘管’,今晚的说教能延时到晚上十一点。

  所以,某些‘听话的孩子’,善于谎言,精于演技。

  沈子璐突然一脸懊悔的说:“妈,我知道错了。”

  先是一愣,“真理解了?”

  沈子璐点点头,崔安雅看下腕表的时间,快五点了。

  “小璐,妈妈有点急事,先走了,晚饭你和小姨一起吃。”

  “……知道了。”

  楼下的门嘭一声关上,紧接着汽车驶离,沈子璐向后一倒,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吃晚饭时,小姨没憋住,随口问句:

  “你今天回这么早,没有晚自习?”

  沈子璐拨着碗里的米粒,说:“不光今天没有,在未来的七天内,都将没有。”

  小姨问:“什么意思?”看她别扭的样子,她猜:“你该不是惹什么祸,被停课了吧?”

  “不是吧,你也太能猜了。”

  小姨笑笑,“说说吧,因为什么被停课?”

  沈子璐将事情的经过讲一遍,听到后面,小姨瞪着眼睛惊讶无比。

  “你们居然跟隔壁班的同学打群架?你没事吧?”

  沈子璐哼笑下,“我能有什么事,我们班男生那才叫猛,七个打他们十一个,把我护得好好的。”

  小姨心落了地,“这还差不多。”

  吃过晚饭,沈子璐去楼上跟盛海萝发信息,俩女生先吐槽了今天的事儿,又吐槽了隔壁班级的同学,聊到快十一点,沈子璐说要休息了,明天早八点,还要跟关正行去避风塘补课。

  “你说他够意思不?”

  盛海萝说;“够意思。”

10277 3587305 MjAxOS8wNS8yOC8jIyMxMDI3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8/10277_35873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