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73章 南疆公主,阿依朵

书名:独上兰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凉歌 更新时间:2019-07-12 00:02:37

  颜惠风说的煞有介事。

  柯木朗闻言愣了一下,但也就只是那么一下,他很快便反应过来,平静地摇摇头,说道,“不会。”

  “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也相信你就是我想要找的人,阿依朵。”

  阿依朵正是柯木朗那位失散多年的妹妹的闺名。

  “……”颜惠风怔住,对于如此深情厚爱、如此坚定笃定的信任,实在不知该如何回应。

  来之前她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若是能证明她不是什么劳什子南疆公主,那以后她还是能和逸飞两个人好好地在一起,哪怕相依为命都好啊。

  可如今的场面,让她最后的一丝幻想也都落空了。

  她一心想证明自己不是南疆公主,一心证明她不是这位大王子的妹妹,可到头来,她越是费尽心思要证明她不是,反而越是证明了她是。

  柯木朗手捧着那条手链,郑重对颜惠风说道,“我相信你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妹妹,阿依朵。”

  “这对手链当年是父王为了妹妹专门找人打的,很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听父王母后对妹妹说,无论何时何地身处何等境况,这条手链都不能丢,因为这是至关重要的东西。妹妹那个时候也郑重地说道,她一定一定会保护好这条手链,人在手链就在。”

  “所以我相信,这么重要的东西,她一定不会弄丢。无论过去多久、无论身处何地,她都会好好将手链收好,留待日后我们一家相认团聚之用。”

  柯木朗说这些话时,目不转睛地望着颜惠风,眼中写满了感动,心疼,还有期盼。

  这样的目光,她也曾在她兄长的眼中看到过。

  见她被打了、被欺负了。兄长会替她出头,会替她把欺负她的人揍回去,那是不计一切、不求回报的付出,但当她说一句“谢谢”哥哥的时候,他就能感动激动地抱她起来转好几个圈圈,高兴的不得了。

  这与某陛下抱她起来转圈圈时,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颜惠风听了柯木朗的话,久久没有回应。

  柯木朗充满了期待的目光让她压力很大,她甚至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颜惠风她求助的望着座上的贵妃娘娘,只差跪下去求了。

  姜雁容也大概知道她心中顾虑的是什么,便扶着晴雨的手起身往下走。

  姜雁容说道,“大王子今日主要是想见见颜姑娘,然后当面说清楚这些事情。如今这些事情也说得差不多了,是不是能再给颜姑娘一点时间,让她缓一缓?”

  柯木朗迟疑了一下,说道:“……颜姑娘还要再考虑考虑么?颜姑娘为何就是不肯相信,你是我们的阿依朵?”

  颜惠风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如今的她早已经习惯了做颜惠风、做颜家的女儿、颜逸飞的姐姐。她其实一点儿都不想当什么公主。甚至今日她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贵妃娘娘说,这能对逸飞的仕途有帮助,她才硬着头皮来的。

  南疆公主啊……公主的身份太尊贵了,于她而言也太遥远了。

  她想都不敢想,自己变成公主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境况。

  颜惠风想了又想,对柯木朗说道,“大王子,你可曾真真正正的放下身段,去体验平民老百姓的生活,而不是说你想体验体验平民百姓的生活、但身边始终有很多的人围绕着你、伺候着你,无论你要什么,都唾手可得。你若是像那般生活了十几年,早已经习惯了平凡无奇的自己,突然从天而降一个王子的帽子砸在你头上,你又将如何?”

  “……我,我也……”柯木朗真就被她问倒了,支支吾吾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颜惠风也不吭声了。

  眼看着气氛僵持着,姜雁容便出面调和,说道,“今日颜姑娘跑这一趟,说了这么多,想来也是累了。要不,本宫让人先送颜姑娘出宫吧。大王子你觉得呢?”

  她在场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僵持不下的时候能做和事佬从中斡旋啊。

  关于这一点,她也要夸一夸这位颜姑娘。虽然是女儿身,但说话做事,却很有一套。

  看得出来,她虽然不是颜家的亲生女儿,但颜家父母待这个女儿不会太差。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小王也不好强人所难。阿依朵……颜姑娘若是累了,那就先回吧,改日再议,也行。……”柯木朗这番话说的不情不愿依依不舍的,但到底是说出口了。

  颜惠风瞧他那十分惋惜又遗憾的模样,心中便有些不忍和内疚,但这份不忍和内疚,终究敌不过她心中的纠结与犹豫。

  颜惠风迟疑了一下,便向姜雁容行了一礼,说道:“那就有劳贵妃娘娘安排了。”

  说着,她又转向柯木朗,也拜了一礼,更加客气地说道,“也多谢大王子的体谅。”

  柯木朗一脸的不高兴:“……”好像是被自己的妹妹给气着了,生气,又舍不得生气,就是不高兴,还有点委屈。

  瞧他委屈的,姜雁容忽然就有点想笑。

  姜雁容照旧安排了苏苏送颜惠风出宫,但为了稳妥起见,她又让朱朱跟着一起去。

  当然,这也是为了在这位南疆大王子的面前稍微地表现一下,她对很可能是南疆公主的颜姑娘的重视。

  毕竟这件事关系到两国邦交这个层面上,马虎不得。人情世故等方方面面还是要顾及到的,总不能叫人抓了把柄,说他们泱泱大国礼数不周吧。

  颜惠风在朱朱、苏苏的陪伴下出去之后,柯木朗倒是不急着走,一来是怕同一时间出去,会给颜姑娘再度造成压力,二来,他也许可能兴许,就是心情不太好,想要稍微多坐一下罢了。

  好一会儿,便听柯木朗坐在那儿,一个人自言自语地叨叨念着,“阿依朵小时候可黏着我了,哥哥前哥哥后的叫着,多乖巧啊。”

  “再说,我这个大王子也不是一直都在享受锦衣食的日子啊。谁还没受过一些苦难呢。她都不问问我,有没有遇到过不开心的事情,有没有吃过什么苦,她就说我身边始终有很多的人围绕着、伺候着,无论要什么都唾手可得。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啊?王子的帽子不是从天而降的,要得到一些东西,总得付出一些东西啊。……”

  柯木朗说是自言自语,但他念叨的声音,委实也不小,至少在场的姜雁容、晴雨妙玉还等人都听得清楚。离柯木朗最近的阿加更是听得一清二楚。

  姜雁容听他这般自言自语的念叨,虽然也觉得他的确不易而且委屈,但心中还是忍不住想笑。

  阿加都替他们家主子臊得慌了。

  但是他们家主子仿佛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对,兀自又接着念叨道,“方才她走得急,也没来得及与她说,我的妹妹阿依朵,身上是有胎记的。”

  姜雁容听他这么说,便问道:“大王子可还想求证那个胎记的位置模样。”

  “自然是想的。”柯木朗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但说完他又有些难为情,说道,“可是胎记的位置长得不太好,虽然我们是兄妹,但毕竟已经都长大了,男女有别。方才当着她的面,我也不太好说。”

  只怕是还是有所保留,故意不说的吧。姜雁容笑了笑,看破不说破。

  这位南疆大王子从一开始想认妹妹就表现出了非常诚恳而且热诚的态度,而且大有不顾一切,什么都能豁的出去的架势。但在她看来,他越是这样,越是说明他还有别的什么打算。

  先不说这位南疆大王子在他父亲夺回王位之前都经历了什么、他会因此被锻炼成什么样的人。就单单说,南疆王许诺的、寻到他女儿的那些好处,都足以令人趋之若鹜,柯木朗怎么可能如此草率?

  若是他是一般人也就罢了,偏偏他从一开始就在装疯卖傻,隐藏实力,这般城府深不可测的人,只怕从颜姑娘提出要求的那一刻起,他便想好了全部的对策以及后路了吧。

  “大王子这话说的,你与颜姑娘男女有别,可本宫是女子啊。大王子若是不放心晴雨妙玉她们,本宫也可以亲自上阵帮你去验证看看。但前提是,本宫得直到你们的阿依朵公主身上的胎记是在什么位置,生的什么模样。”

  柯木朗想了想,说道,“还请贵妃娘娘赐笔墨一用。”

  姜雁容微微一笑,吩咐道:“晴雨,笔墨伺候。”……

  晴雨将文房四宝拿上来,柯木朗便迫不及待将他所记得的胎记的模样给画了下来,那曲折的模样,画的尤为认真,生怕有一点偏差,都会影响他找回他妹妹似的。

  ……

  送走了柯木朗之后,姜雁容便回了书房。

  柯木朗将看妹妹身上的胎记长在何处都告诉她了,具体是什么模样,也用笔墨给画下来了,临走前还千叮咛万嘱咐,一旦查证了胎记,一定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他结果。

  如今便只余下去对颜姑娘身上胎记这一项了。

  不过,就昔日种种,以及今日的一系列见闻看来,姜雁容认为,颜姑娘就是南疆公主阿依朵可能性,可以说是非常非常高了。

10278 3587292 MjAxOS8wNS8yOS8jIyMxMDI3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9/10278_3587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