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48章 时光带来的改变

书名:甜妻萌宝:总裁爹地要克制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麦苏 更新时间:2019-07-12 02:06:39

  “怎么会这样。”苏小鱼纠结的叹气,“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绝对不会相信世界上竟然会有一种如此奇怪的状况发生,一个人失忆,可以失去一段回忆,或者丧失全部过往,但为什么我遇到的情况就是这么特殊,明明许多场景我都记得,而且我肯定自己记得很清楚,偏偏身在其中的某个重要的人,竟然会用这样子的方式,忽略忘掉。”

  君承天的眼中有光骤然收缩成一个光团,重要的人吗?这是她给予他的评价,他深藏在心中的那一片尘埃沙漠当中,忽然有甘露降下,并在荒芜之中, 开出了一朵美丽的花来。

  他抽了张湿纸巾,帮她把手指擦拭干净。

  简单收拾好了蚊帐内的杂乱后,他又单手抱紧了她,另一只手在她头上找着穴位轻轻按压。

  “睡吧,别想。”

  苏小鱼轻应了声,安静许久,忽的轻轻开口,“我是小鱼,所以喊你润哥,要你养护我,滋润我,这还真是……我会做的事呀。”

  “真可惜,我这个润哥,润的不够彻底,做的不够好。”

  以为他睡了,其实并没有。

  她开口讲了话,他便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

  苏小鱼的耳朵,敏感的转红,身上的温度,也在持续高升当中。

  她怀疑他是在开车, 可是她没有证据。

  悄悄去看他的表情,永远是严肃里带着几分冷,一本正经的呢。

  呵,一定是她想多了。

  可是,在厨房的时候,他还突然凑近了对她说,他想要她!

  那个要是什么意思?

  他想表达的究竟是什么。

  越想越是乱,越想越是慌。

  “睡了睡了。”苏小鱼哼哼的几声,这一刻,她把自己逼的心烦气躁。

  轻轻搭在她腰边的大手,轻轻拍打着节奏,有一搭,没一搭,轻轻的,缓缓慢慢,但持续不停。

  苏小鱼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过去,在梦里,她竟然真的看到了年轻了好几岁的君承天,他穿着白衣黑裤,简单干净,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柔和神情,他向她勾了勾手指,要她快些跟上来。

  这回眸一笑的模样,竟然与《仲夏夜之梦 》里边的男二号陆如西,极度神似。

  ———————

  深夜。

  民居西侧的空屋内,从外看依然是破败不堪,但房间的里边嘛,早已是有了彻头彻尾的大变化。

  麦神一赫然就在房间内,盯着才出来的数据结果,眉头紧紧皱着。

  君承天推门而入,二个美女助理的恭敬的点了点头,之后就躲到里边去,让君承天与麦神一可以有单独的空间聊一聊。

  这间房子,就在君承天与苏小鱼所住的那间小套房的正下方,格局是一模一样,前屋主却是那种没什么生活情趣,更没兴趣在房子上精心布置的人,因此屋子里一直有点灰暗破败的感觉,一层之隔,天差地别。

  “先生,你来了。”麦神一起身,亲自端了椅子过来,让君承天在桌边坐下,“第一份脑电波采样数据已经出来了,分析报告在这里,您看看吧。”

  以麦神一为首的整只三十五人的医疗小组,只为苏小鱼一人服务。

  效率快的惊人。

  君承天接过来,沉默的翻翻看看。

  而后,放下。

  “催眠的效果,并不理想。”麦神一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我很肯定,在当时那种情况之下,催眠绝对是成功了的,而她所给出的客观反应来看,也的确是成功的,只是预计效果的十分之一都没有达到,这是我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事。”

  君承天一言不发,虽然心里边早已记住了分析报告的结果,但依旧是用着更缓慢的速度,重新翻看。

  “我想了一整晚,把病理报告和各项检查结果翻看了一遍又一遍,试图去寻找出一个能够解释的通的原因。最后,我的结论是,她的心理防御机制已全面启动,在你们分别的这么多年里,一定发生了于她而言是相当重大的事件,让她不得不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的精神,忘掉过去,填补记忆,粉饰太平,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而催眠介入治疗,相当于是用一种医学上的手法去安抚她的精神上的旧患,她的潜意识一旦有所察觉,就会立即进入到了戒备的状态,拒绝任何外力再去碰触她的心伤。”麦神一说完,屈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先生,你是最了解最熟悉她的那个人,依你来看,现在的苏小鱼和六年前的苏小鱼,在性格、行为或是其他方方面面之上,是否有着彻头彻尾的改变?”

  停顿了一下,他没忘了补充,“在这件事上,没有人比你的判断更加准确。”

  “改变,非常大。”

  比如,以前的苏弥弥总是爱笑爱闹的,像只活泼的小兔子,一刻都闲不下来。而现在的苏小鱼,大多数时候都是沉稳安静的样子,只有在受到攻击和伤害,她才会露出犀利的那一面,牙尖嘴利的反击回去。但这种反击,恰恰是从前的苏弥弥,所不具备的特质。

  还比如,以前的苏弥弥是个骨子里天生乐观派,没钱,没事业,什么都没有,但她从不放在心上,哪怕有一段时间已经穷到了当天的生活费都捉襟见肘时,她靠着二个包子一碗方便面度日,但脸上的笑容从来都没缺失过;而现在的苏小鱼,对事业、对金钱,有着强烈追逐和渴望,她不能画漫画了,便立即像是打不死的小强,开始去琢磨其他应对方式,宁可去书店做收银员,也得先计算着要怎么样把生活持续下去。

  更别说,以前的苏弥弥,与他相处的关系,好像是天生的依赖存在,她永远不能适应没有他的夜晚,会让她难受哭泣的原因,永远只是因为她睁开眼睛时没有看他在身边;而现在的苏小鱼,浑身透着一股独立与自信,她不再需要任何人,也拒绝去倚靠任何人,坚强的令人心疼。

  麦神一要问不一样,君承天一口气能说出许多许多。

  但这些改变,又能真正说明什么呢?

  他的心,他的身体,他的思维判断,都在清楚的告诉他,苏小鱼就是苏弥弥,他丢失在人海之中的深爱的人。

  不管她变成了什么样子,他的心里边就只有无条件的接纳而已。

  麦神一坚持追问个不停,并且一再强调,这些非常重要,是他做出一些 判断的基础。

  君承天只能挑着说了一些。

  麦神一揪着快要秃头的头发,陷入苦思当中。

  临走时,他告诫:

  “先生,即使只是做出粗略的判断,我也可以很肯定的告知,苏小鱼一定曾经遭受过了某种严重的心理创伤,要试着把这件事给找出来,或许那是一个恢复记忆的关键,很重要很重要,请先生一定多多留意。”

10299 3587350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9_3587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