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一十九章 冤断腿的顾思言

书名:巧女喜当家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破九霄 更新时间:2019-07-12 13:50:39

  三天后,沈小鱼就坐在自己的铺子,琢磨着顾思言和陆蝴蝶应该也快见上面了,这事儿也不是她能搀和的。

  秦怀瑾赶上今天休沐,和沈小鱼一块来铺子,看沈小鱼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说道:“你也不用太糟心,面都见了,两人肯定没有问题的!”

  沈小鱼摇头:“蝴蝶那我倒是不担心了,但是顾思言那我有点说不准。”

  “怎么说?”秦怀瑾问道:“顾思言还不得高兴啊?”

  沈小鱼凑过来分析:“你看,蝴蝶肯定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可是看顾思言的样子是个靠谱的,如果知道蝴蝶现在是太尉府的小姐,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秦怀瑾听了沈小鱼的分析,就说:“你分析的在理,顾思言也不是个攀高枝的人,弄不好就是要保持距离。”毕竟人言可畏,顾思言又脑子一根筋儿,怕是转不过这个弯来。

  沈小鱼有些叹气:“明明女孩子都什么都不在乎了,最后要是折在男人没勇气上,那可这就是瞎眼看错了人了!”

  秦怀瑾笑道:“你又知道了?现在还不知道结果如何呢,你也别瞎猜了!”都已经是这个时辰了,估计差不多两人已经见了。

  沈小鱼表示赞同:“那就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吧!”

  两人等到了中午,还不见人,沈小鱼都等饿了。

  “我先回家做饭吧。”秦怀瑾提议道:“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儿,具体两人聊什么咱们也不知道,万一人家不想说,咱也别傻等了。”

  沈小鱼点头:“那行,我想吃面片汤了,你快去快回,我饿了!”

  “得嘞!”秦怀瑾笑着就先走了。

  沈小鱼坐在铺子门口,看着街口卖馄饨的小摊子也有点馋,奈何馄饨从头做有点慢,就改成晚上吃也行。

  沈小鱼这边坐着还没一会儿,就见秦怀瑾又跑回来了,已经不是大热的天儿了,秦怀瑾的额头跑得都出汗了!

  “怎么又回来了?”沈小鱼问道。

  “出事了,顾思言被太尉府的人按住了!”秦怀瑾气喘吁吁的说道,擦了擦汗说道:“我回家的路上听路人嘀咕的一句,说是太尉府的府兵按住一个非礼小姐的登徒子!”他当时就觉得事情不好,赶紧跑去西城门的茶馆,刚好看到顾思言被押着胳膊带走了。

  沈小鱼吓得不轻,问道:“怎么会这样?那蝴蝶呢?看着人没有?”

  “没看到,不过有辆太尉府的马车,估计人就在里头!”秦怀瑾说完就缓了口气,说道:“还是先想办法把顾思言先捞出来再说!”都是同乡,远在他乡就得互相照看着点。

  沈小鱼点头,可是她什么身份?太尉府的事儿她怎么管的了?

  “我去找蝴蝶!”沈小鱼说道:“先问清楚怎么回事,只是见一面,怎么就搞成这样了?”

  秦怀瑾说道:“我陪你去。”具体怎么个情况他也不知道,沈小鱼一个人去也不放心。

  “你就别去了,万一也弄上官司,对你大考不好。”沈小鱼说道,本朝规定,罪人是不能可靠的。地方是太尉府,真说一个不高兴,说扣上一个罪名那还不是动动嘴皮的事儿?!

  秦怀瑾摇头:“这种情况下也不能让你一个姑娘冲在前头,我要是躲在女人身后,那这科考也不用考了!”

  沈小鱼看秦怀瑾坚持,无奈只能同意:“那走吧,有你在也能帮我出出主意!”

  两人先去了太尉府,到了门口,门房一看是沈小鱼,也是纳闷了。今天听说按住一个人,难不成不是沈小鱼?

  “小哥,咱们见过的,我想见你家小姐!”沈小鱼焦急的说道。

  那门房摇头:“夫人有令,小姐这些日子不见客,你先走吧!”

  沈小鱼一听不见客,就说:“那能不能跟小哥打听个事儿,今天太尉府抓的那人,现在在哪?”

  秦怀瑾想了想,就对沈小鱼说:“应该是在衙门,太尉府不会动私刑的。”越是位高权重越是爱惜羽毛,不会做这些让人抓把柄的事情。

  门房小厮说道:“的确是在衙门关着呢,你们也赶紧走吧!”说完还嘀咕:“抓的到底是谁啊?”

  沈小鱼和秦怀瑾转头就去了衙门,陆蝴蝶这也见不到人,也就只能去问顾思言了。

  沈小鱼花了点钱就进了衙门的囚室,只是进去之后心拔凉拔凉的。囚室阴暗潮湿,老鼠还四处乱窜。虽说过了中秋,但是外面天气还是挺温暖的,可着地牢里凉的透骨,就不是好凉!

  “人在这呢,你们也注意下时辰,不能太久知道了吗?!”狱卒说着就先走了。

  沈小鱼赶紧往牢门里面看,只是光线太暗了。

  秦怀瑾叫了一声:“顾思言!”被他这么一叫,里面有人动了,转过头来,看是秦怀瑾和沈小鱼,就慢慢悠悠的爬过来。

  沈小鱼还琢磨只是抓了而已,可是不想,还上了刑,身上白色的中衣都沁出了血色,一看就是挨了打了!

  “他们打你了吗?”沈小鱼问了一句,然后问:“到底怎么回事?只是去见个面,怎么就被抓了!”

  顾思言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和蝴蝶正说这话,茶馆里就冲进一批人。”

  “是蝴蝶找来的?”沈小鱼问道,难道说她理解错了?陆蝴蝶怨恨顾家,是真的恨顾思言?所以找来一票人要收拾顾思言?

  顾思言摇头:“应该不是,我被抓的时候蝴蝶也吓得不轻,不过被人来拦住了。”

  沈小鱼松口气,既然不是陆蝴蝶要整死顾思言,那就还有余地。

  秦怀瑾说道:“他们为什么给你上刑?”

  “官差说我是非礼官家女眷,打了二十鞭子。”顾思言也是冤枉,有苦说不出。

  沈小鱼叹气:“你再坚持下,我们俩人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你弄出来再说!”

  “不用麻烦了,就算出去了,也是……”顾思言看了看自己的腿,沈小鱼一看过去,差点没有叫出声来,腿上都是血迹,刚才光线不好没注意,这会儿一看,触目惊心啊。

  秦怀瑾皱着眉头,说道:“就算给按了个调·戏官家女子的罪名,打了二十鞭子也就算完了,怎么还在腿上动刑了?”

  “不是衙门的人干的,调·戏女人在牢里也是抬不起头的。”顾思言说道。

  沈小鱼看向顾思言身后,虽说看不大清,但是还有其他人在,这腿就是这些人干的!

  “你们也太狠了!他是被冤枉的,原本就够倒霉了,你们怎么还能下得去手!”沈小鱼冲着那几人喊道。

  后面的人冷笑着,也没有回答,但是也压根不把沈小鱼放在眼里。

  秦怀瑾说道:“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身上还带着伤,这囚室的环境还这么差,怕是也撑不了多久!

  外面狱卒在猛催,沈小鱼也不得不走了,临走的时候又给了狱卒钱,让狱卒盯着点,别再让里面的犯人打人了。

  离开了衙门的牢房,沈小鱼愁眉不展,按理说抽完了鞭子也就该放人了,到现在也不放人,那就是故意要把人关着,她怎么捞?

  秦怀瑾说道:“我去找找老师吧,老师应该认识的人不少。”真是印证了那句话,不进京不觉得官小。

  沈小鱼和秦怀瑾去了翰林院,今日休沐,俞平也不忙,看秦怀瑾和沈小鱼来了,就问道:“怎么了这是?”

  秦怀瑾把顾思言的事情一说,俞平就说道:“没事,不用急,估计晚上也就放人了。”

  “老师怎么知道?”沈小鱼意外。

  俞平说道:“这京都城的行事也就那么一套,让你那朋友以后离人家姑娘远点吧,这次就是个警告,下次再犯,可就不一定了。”

  俞平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会放人的,沈小鱼不放心,就想去衙门那等着。

  “你先回铺子吧,衙门那我去看。”秦怀瑾说道:“衙门那鱼龙混杂,还是我去吧。”

  沈小鱼也是心累,先回了铺子,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了秦怀瑾。

  回了铺子,沈小鱼也是心不在焉,她心里是不舒服的,和顾思言倒是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太尉府也真是狠,钱月梅虽然也对她不满,但是也没有这样又是打又是关的,两相一对比,顾思言实在是太可怜了。

  傍晚的时候,秦怀瑾就先扶着顾思言先来了铺子,沈小鱼一看这一身的伤,就问:“他住哪里啊?”

  秦怀瑾说道:“说是住在药铺,现在这样,回去也没人照顾他的。”毕竟是“耍流·氓”罪进去的,药铺以后也不敢用顾思言了。

  沈小鱼气愤:“先前是义诊,也不收钱,出了事儿就摘得那么清楚,这药铺未免也太无情了!”

  顾思言比较虚弱,就说:“人家也是没有办法……”

  沈小鱼看顾思言这样,就说:“先把他带回咱们那吧。”出门在外,也不能不管顾思言。

  秦怀瑾点头,先扶着人继续走,沈小鱼就赶紧锁了铺子,先回家再说。

10313 3587454 MjAxOS8wNi8yMS8jIyMxMDMx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6/21/10313_3587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