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5、动心

书名:嫡狂之最强医妃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墨十泗 更新时间:2019-07-12 12:12:33

  剑芒如刺,剑气如虹,乍然而起,刹那过眼,却又倏然消失。

  剑虹消失之时,伴随着腥红。

  只见来人浑身僵硬,瞳孔寸寸放大,嘴角有血水流出,脸上尽是惊骇之色。

  只因那如虹剑气并非出自他手中的剑,尽管他手中的剑已经满蓄杀意,早已做好取了温含玉人头的准备。

  此刻他不可置信地慢慢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他的左胸口上赫赫然插着一把剑,他投向温含玉却被乔越接住的那把剑。

  锋利的剑身刺穿他的胸膛,从他身后穿刺而出,血水顺着剑尖滴落在地,如断线的珠子,染红了覆在地上的薄雪。

  低下头的他还想要抬起头,抬起头看看明明不可能但又的的确确站在他面前的人,不过转瞬之间就取了他性命的人!

  但是,他却没能再抬起头。

  因为穿透他左胸膛的利剑已被从他身体里拔出,快且果断,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如它刺进他心房的时的那般,毫无迟疑。

  他嘴里涌出大口大口的血,血水从他胸膛上的伤口溅出,他的身体瞬间如同一片飞絮,毫无重量地和厚厚的雪花一同落到了地上。

  他手中的剑根本没有再出手的机会,他背上的剑也永远无法再出鞘。

  乔越在男子跌倒在地时也摔到了地上。

  温含玉面前的轮椅上空无人影,他在男子面前,同方才如虹如刺的剑气一并去到了男子面前。

  温含玉震惊非常,谁人也想不到双腿残废的他竟能在瞬息之间就取人性命,死去的男子如此,温含玉也如此。

  温含玉的震惊甚至比对方更甚,因为她知道乔越不仅双腿已废,连视线都是朦胧一片!

  她根本就来不及看清他是如何离开身下轮椅去到对方面前并出剑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他能自己离开身下轮椅。

  莫非他的半身不遂是装出来?

  不可能,她看过他的脉象,也看过他腿上的伤,绝不可能是假,那他——

  乔越手中的剑随着他摔倒在地而“当啷”落地,同时拉回了温含玉的失神。

  “乔越!”温含玉疾步跑到乔越身旁,在他身旁蹲下身,伸出双手就要将他搀扶起来。

  若说对方死得狼狈,乔越眼下的模样也不见得有多强。

  他肩上的薄衫在他出剑时掉开了,此时他身上只着一件单薄的里衣,右手满是血污,左手是平日里的伤痕累累,双腿无法动弹,周身无可扶之物,纵使他想要借些什么东西撑起身也无能为力,他只能垂着头坐在冰冷的地上。

  温含玉伸出的双手碰上了他的肩,他猛地一怔,而后别开身子避开了温含玉的手,低声道:“在下身上脏了血,万莫脏了姑娘的手,姑娘帮在下将椅子推过来即可。”

  温含玉不说话,她拧着眉盯着低垂眼睑的乔越瞧了片刻,才站起身去将他的椅子推过来。

  乔越伸出手摸索着扶上椅手,吃力地撑起身。

  他手上的伤因为用力而不断有血水汩出,瞬间便红了椅手。

  即便如此,他还是未能撑起身子坐上椅子,只见他好不容易撑起身,却又重重摔倒在地,还使得椅子从他面前滑了开去。

  他显然已经提不起丝毫力气,他的力气好像在方才使出那一剑的时候已经用尽。

  就在他蓦地抓紧按在地上的双手时,温含玉在他身旁蹲下身,毫不犹豫抓起他的右手。

  乔越作势就要往回缩手,谁知温含玉却先他一步将他的胳膊搁到自己的肩上,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只道:“闭嘴,我不想听你废话。”

  根本不给乔越置喙的机会,温含玉一手抓着他搭在她肩上的手,一手环住他的腰,用力将他从地上搀了起来,放到了椅子上,然后转身就将他推回了屋里。

  “可有棉纱止血散一类东西?我帮你包扎手上的伤。”她一边推着他进屋一边问道。

  “不妨事,一点小伤,稍后在下再自行处理就好。”乔越仍低着头,声音也是低低的。

  “你自己看得见?”温含玉觉得乔越这性子实在不讨喜,不由恼道,“还是想让我欠着你的?”

  方才显然是他救了她,她温含玉没有欠人恩情的习惯。

  上辈子她唯一欠的就是组织的救命之恩,但她至死都在为组织卖命,她还清了。

  今生,她不想再欠任何人的恩情。

  “不是。”乔越忙道,“并非如此。”

  “那是什么?”温含玉紧追不舍地问。

  “在下不过是个废人,更是个罪人。”乔越眼睑垂得低低,放在腿上的双手微微拢成拳,“值不得任何人相助。”

  温含玉听罢乔越的话后一言不发,只径自在他屋里找寻有无可以为他包扎伤口的东西。

  屋内空旷,找一件什么东西并不难,她很快就在他床边地上找到一只小箱子,里边胡乱地塞着些棉纱和乱七八糟的小瓶。

  乔越的话让她拧眉。

  她并未说话,只是拿着小箱子并拉过一张凳子,坐到了乔越身侧来,还是不悦道:“把手给我,我先帮你把血擦干净了。”

  乔越的手蓦地颤了一颤,可他却觉他的手背上像压着千斤的巨石,如何都抬不起来。

  却有一只冰凉的手在这时拉过了他受伤的手,托在了她的掌心里。

  “你是罪人还是废人与我何干?”温含玉从怀间抽出帕子,虽然不悦却是十分认真地为乔越擦净他手上的血,她的语气亦是认认真真,“我不在乎也不嫌弃你。”

  乔越的背绷得笔直,他缓缓抬起眼睑,看向温含玉。

  他看不清她的容貌,他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正低着头为他处理手上的伤。

  温含玉的手很冰凉,乔越感觉到的却是温暖。

  外边的雪下大了,屋内也更冷了,乔越的心却如烈火一般,疯狂地跳动着。

  若说前日他的心是冷的,那前两日见过温含玉后他的心是一簇将将点燃的火苗,今日他的心则是烈烈燃烧的火焰。

  ------题外话------

  没错,乔越这小子对他未来媳妇儿动心了,他未来媳妇儿完全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把他给撩了。

10329 3587438 MjAxOS8wNi8yOC8jIyMxMDMy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28/10329_3587438.html